知谓忧

咸鱼写手+咸鱼画手的老王我又回来啦~,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耽美爱美男爱布袋戏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好可爱的设定,萌到了……

幸:

写一下龙叽和山大王的脑洞

山大王看似穿得很富贵其实铠甲是爹妈遗物,皮草是自己尾巴装的,每天领着妖界老弱病残在资源匮乏无人问津的夷陵山开荒种地改善生活,还得时不时假扮跳大神的下山为人类社会驱魔撵尸赚外快,小日子过得紧巴又安逸。 

以为就这样混一辈子了没想到某天山上来了条会掉金粉银粉的龙,应该说是位龙君,通体白闪闪明晃晃的神仙气派引得一众大妖小怪驻足围观,就是上神威压配上苦大仇深仿佛死了老婆的表情逼得大伙不敢上前搭话只能离远远的悄咪咪跟在后面捡钱(?)

山大王听闻山上竟然出现如此神降兴冲冲地滚出来看热闹,一瞧震惊了竟是熟人,三十三重天上大名鼎鼎的白龙族二太子含光君跑这鸟不生蛋的破山头来干嘛?

想想当年自己还在天上混吃混喝的时候成天被拿来当这位仙界楷模的反面教材,几乎每次见面都闹得不欢而散,后来自己犯了事被抽灵髓碎仙骨开除天籍扔下界更是再没交集了,如今再见真恍若隔世。

想来的确是隔世,山大王心说自己投了妖胎重新作妖模样也长得和过去不同,对方必然认不出来,上去搭个话总不至于露馅,最好能想点法子请他挪个地,不然这么大个闪亮亮会掉钱的宝贝在山上四处徘徊还让不让妖有心思干正事了!

哪知这龙君一反山大王印象中拒人千里之外的做派有问必答有撩必应拉扯不拒,堂而皇之住下当起二大王把山上一群低保户直接安排进小康生活,山大王从此万事无忧每天吃香喝辣睡到自然醒。

龙君甚至还用自己散的金粉银粉把整个夷陵山干巴巴的气脉重塑了一遍脱胎换骨成了一座有矿的灵山!这来势汹汹的糖衣炮弹彻底把山大王砸得晕头转向,稀里糊涂掉马不说还情不自禁撸上床以身相许,被艹得死去活来也没彻底明白怎么就被这陈年冤家给惦记上了??

龙君摸着怀中妖被自己养得油光水滑毛皮丰美和上辈子手感一样好的尾巴心里百感交集,憋了一千三百年终于苦尽甘来得偿所愿。

山大王被摸得忽然一个激灵,想起自己上辈子还是只少不更事没心没肺的小脑斧时曾被送去白龙族的大本营云深不知处听学,为了偷溜出去喝酒和年少的龙君时常大打出手。

有一回不小心被揪住尾巴情急之下信口胡诌玄虎的尾巴只有至亲能碰,你摸了我的尾巴可就是我的龙了!当时对方那一脸挨雷劈的表情差点没笑得自己滚下墙。如今,呵呵。



编不下去惹_(:зゝ∠)_

这么一看摸尾巴和抹额是一个梗XDD

山大王的娘是山喵爹是狼,上辈子可能是被天庭收编的妖族后裔,不过已经是正经神仙了

至于龙叽掉钱是因为白龙这套衣服袖子真是一摸一手闪粉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