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一羡 “蓝二哥哥,我想养个孩子。”

  这日,云深不知处中。
  “蓝二哥哥,我想养个孩子。”魏无羡像往常一样趴在静室蓝忘机专门为他纳凉安置的躺椅上,嘴中叼着一根无名野草,嘴角噙着笑望向正在窗前看书的蓝忘机。
  “嗯?”蓝忘机放下手中书卷,看向魏无羡,心想果然又待不住了吗?又想找乐子,随即想到静室后的那群兔子,每次魏无羡去看兔子,都会一边大张双臂一边大叫“爹爹来看你们啦!”但最后的结果都是魏无羡一脸挫败地扑到自己怀里,打着求安慰的借口吃豆腐。想到这儿,蓝忘机被回忆里表面上为兔子挫败实际上为吃到自己豆腐沾沾自喜的魏无羡逗笑了。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露出微笑,愣神了一瞬,果然颜值高的面瘫一旦笑起来撩得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谁知魏无羡也只是愣神了那一瞬,随即正色起来,绷了绷脸色,确定自己很正经的夷陵老祖决定要说大事了,然而他忘记了嘴中叼着的野草:静室里寂静无声,夷陵老祖难得一本正经的脸上配着一根随风飘荡的野草,含光君则微笑看着他。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蓝湛,我是认真的,”听到魏无羡居然叫他的名字,蓝忘机开始认真对待自己这个爱开玩笑逗自己的道侣,“我是说会哭会闹会撒娇,任我调戏任我玩,有我们的血脉的那种!”
  这次换蓝忘机一愣,平常魏无羡也会在床事后对自己各种调戏,当然,都是口头上的,之后自己会在行动上让他没精力调戏。
  ——比如上次香炉事件,他躺在自己怀里还不忘眯着眼问道:“蓝湛……我问你个问题,你每次都射进来,是想我给你生个小蓝公子么?”自己在魏无羡的情话攻击下,节操尺度什么的都有所“提高”,只反问道:“你如何能生?”可魏无羡是谁?说出来可止小儿夜啼的夷陵老祖!他也只是动动酸软无力的双臂,将头枕在上面,叹气:“唉,我要是能生,你这样没日没夜地搞我,早就给你生一堆满地跑了。”
  夷陵老祖嘴上逞强的后果便是第二日中午才揉着腰起床,毕竟不是铁打的腰板和屁股,都是自己当初嘴贱,非说什么想和含光君天天上床,夷陵老祖悔不当初。
  蓝忘机看着无比认真的魏无羡,十分犹疑的反问道:“你是说真的?”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魏无羡急切的从躺椅上坐起。天知道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你会带孩子?”蓝忘机看着一脸急切的魏无羡,他可没忘记魏无羡曾经带温苑时,曾将小小只的温苑当萝卜栽种,还骗小温苑晒晒太阳再多浇浇水,就会长高,还会长出许多小朋友陪他玩的事,挑眉望向魏无羡。
  魏无羡显然也想起了这件陈年窘事,尴尬的挠挠脑袋,“不会我可以学呀!”说着讨好地走到蓝忘机,将头枕在蓝忘机腿上,眨眨星星眼“好不好嘛!蓝二哥哥!”
  “咳!”见此场景,蓝忘机轻咳一声,将头转向一边,假装看窗外的玉兰树,耳廓却微微冒出绯红,魏无羡眼尖的看到,一边用食指在蓝忘机左胸心口前划圈圈,一边对着他的耳朵吹气“你的耳朵好红一哦,嗯?”最后一个“嗯”尾音上扬,带着魏无羡特有的坏心思,就像深海里随时诱引人沉沦的妖姬,而蓝忘机甘愿就此沉沦。
  蓝忘机一把抓住胸前作乱的手,“遇到喜欢的人,耳朵就藏不住了。”他一边说着似是而非的话,一边将手的主人拉向自己,吻住带着坏笑的嘴角,牢牢地圈住这个一举一动都牵动自己情绪的始作俑者。
  “蓝二哥哥你出息了!都会说情话了!”魏无羡的手也环住蓝忘机的精壮腰肢。
  “这不是情话,是真的!”蓝忘机小心翼翼的捧住魏无羡的脸,像捧住世间最宝贵的珍宝,珍而重之地与他对视。
  这次换魏无羡耳朵红了。好好的突然表白是怎么回事儿啊?不过自己并不讨厌,反而十分欢喜,“蓝二哥哥,以后你也这样天天对我说可好?”
  “你若喜欢,天天就天天。”蓝忘机温柔的注视着魏无羡。
  不过魏无羡可没忘记自己的初衷,“好不好啊?蓝二哥哥?”魏无羡这次改为勾住蓝忘机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颊,开始发挥自己胡搅蛮缠的技能,活像块牛皮糖黏在蓝忘机身上。
  “好。”过了良久的静默,伴随着蓝忘机略带急促的喘息,他终于败下阵来。
  “耶!”魏无羡忍不住在心底为自己的美色计欢呼一声,就知道这招肯定管用。

评论(1)

热度(66)

  1. 笑忘书知谓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