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二羡“难道没人告诉你,你这是引火自焚?”

  感受到蓝忘机的呼吸声更加急促,魏无羡本能的觉得不妙。
  纵观夷陵老祖作死这许多年,一直在作死,从未被超越,被竹马指戈相向过,被人陷害过,可眼下这境况却是怪不得他人,完完全全是自作↗自受↘。
  魏无羡咽了咽口水,试图脱离蓝忘机怀抱的桎梏,结果却换来更加圈紧的束缚。
  “难道没人告诉你,你这是在点火自焚?”蓝忘机伴随着胸腔的震动,比平常更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魏无羡莫名脊背发凉。
  “蓝……蓝二哥哥,现在还是大白天的,白日宣淫,这不太好吧?”魏无羡避无可避,缩了缩脖子,又补充道:“况且,万一被你叔父知道了,估计会把你抓去闭关,把我打包扔出去,还会在云深不知处门口石碑上刻上第五千条家规‘魏婴与驴不得入内’。”说得好像蓝启仁不知道这茬儿就不想这么做似的。
  蓝忘机似是不满的蹙了蹙眉,用眼神问道“所以?”
  “所以我们要雅正,不要……唔……”还未说完“要雅正,不要污!”的魏无羡就被蓝忘机低头吻住,趁魏无羡张口说话的空档,蓝忘机的舌头探入他的口中,一开始只是轻柔的舔舐,然后开始温柔的探索,随后魏无羡也回应蓝忘机,静室内响起了暧昧的水声,而魏无羡的回应让蓝忘机的眸色愈加暗沉,舌上愈加凌厉地攻城略地,魏无羡起先还能抵挡一下,随后就被热情的狂吻弄得找到着不东南西北,化作一滩柔若无骨的春水,腰软得不像话,腿也站不住了,就着之前牛皮糖的姿势整个挂在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随即起身抱起魏无羡,让他环紧自己的脖子,缓步将他轻轻地放在平日看书的书案上,饶是魏无羡的脸皮再厚,也不禁微微动容道:“蓝二哥哥,这要是让你叔父知道了,定会整日碎碎念魏婴将他最得意的含光君给带坏了,然后将我列入云深不知处禁入名单,这可如何是好?”
  “不会。”蓝忘机一手捧住魏无羡的下巴,趁机再度吻下,一手开始在他身上抚慰。
  “你是说你叔父不会发现,还是你叔父发现后不会将我划入云深不知处黑名单?”
  “叔父已经默许了。”
  “真的?”魏无羡的语气忍不住上扬,从心底松一口气。要知道自从自己和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后,蓝启仁可没少对这个染指了自己最出色弟子的罪魁祸首吹胡子瞪眼,每每看到两人腻腻歪歪,都是一脸不忍卒看。随后想到自己这样子,活像期待被承认的小媳妇儿,忍不住发笑。
  看着魏无羡分神发笑,蓝忘机加重了口中力度。
  魏无羡感受到蓝忘机的舌尖在自己口中肆虐,对方的唇瓣和主人一样带着些许冰凉,让人感到十分妥帖,而且非常柔软,让自己爱不释口。但是对方的舌头却是十足炽热,舌尖灵活的在自己口中肆虐,身为男人,号称“阅花无数”的夷陵老祖可不想在情事上输给一直规矩刻板的含光君,想要重振雄风。可是夷陵老祖已然忘记了当年百凤山围猎上自己的初吻同样败在了情窦初开的含光君口中,还被同样第一次接吻的蓝忘机吻的晕头转向,不知今夕何夕。一开始魏无羡还能与之对抗交缠,可是蓝忘机的手还在他身上不停撩拨,三两下就将他的腰带解下,略显冰凉的指尖抚上了他温热的肌肤,顿时激得他微微打了个哆嗦。蓝忘机的手常年持剑练琴,掌中指上皆有薄茧,抚过之处,魏无羡的身体都会诚实的泛起一层薄粉,舌尖也顾不得许多,只能随着蓝忘机的节奏应和,唇齿间溢出银丝和呻吟“……唔……”期间还不忘撩拨蓝忘机“看来学习能力强的好学生就是占便宜,连接吻都学得比别人快!”
  “别人?”蓝忘机挑眉看着魏无羡。
  “呃,好吧,比我的吻技好了那么一丢丢。”魏无羡厚颜无耻的答道。
  “好了那么一丢丢?”蓝忘机不轻不重的在魏无羡的下唇咬了下。
  “好啦好啦!你最厉害行了吧?”魏无羡忍不住笑说。
  “嗯。”

评论(14)

热度(41)

  1. 笑忘书知谓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