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有你的地方,便是吾心归处”第五羡 是水灵灵的白菜先动的手!

  蓝忘机这样与魏无羡在静室胡天胡的乱搞,就算再怎么在蓝启仁面前表现得雅正,也终于还是暴露了爱天天的本质。
  原因无他,蓝忘机自从与魏无羡结为道侣后,连家族例行的早会都好几次没有按时参加,被魏无羡搂住腰调笑道:“蓝二哥哥你可以的啊,人家都说‘朕与将军解战袍,从此君王不早朝’,你却是‘我与羡羡来天天,从此早会都迟到’。你叔父要是知道你都对我做了什么,非要把我丢出云深不知处不可,并在家训上书‘魏婴与驴不得入内!’哈哈哈,想想都觉得搞笑。”
  魏无羡拍桌狂笑,蓝忘机站在他身旁,一边轻抚着魏无羡笑的花枝乱颤的脊背,一边递过一杯温热的水,用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目光注视着魏无羡。
  “只要是你,无论何地,我都愿与你同往。”蓝忘机淡然开口,嗓音一如既往的如珠玉落盘,清润动听,“有你的地方,便是吾心归处。”
  “有你的地方……便是吾心归处……”魏无羡默默的重复着蓝忘机说的话。
  “嗯!”蓝忘机抱住魏无羡,肯定答道。
  “我也是呢,蓝二哥哥,就算把我赶出云深不知处我也认了!”魏无羡亦会应道。
  
  
  随后,果真一语成谶。
  翌日,夷陵老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云深不知处,醒来就对上蓝忘机注视着他的浅淡蓝眸,专注的视线让人催生出这个人眼中的世界只有自己的错觉。
  魏无羡只稍稍迟疑了一瞬,就本能地一把搂住蓝忘机,将他往自己身边带,对着脸颊来了一个轻轻的早安吻。“早上好呀●v●蓝二哥哥!”
  蓝忘机微微侧过脸去,但耳根透出浅浅的绯红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犹自镇定的答道:“早……早上好。”
  魏无羡想起之前他一脸认真的对自己说的“遇到喜欢的人,耳朵就藏不住了。”忍不住心中微动,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
  可笑着笑着,他就忽然觉出不对劲儿来,他明明记得昨天还和蓝二哥哥在静室做了不可描述,可是谁能告诉他,他现在为什么会以一个清奇的姿势倒睡在小苹果的背上?并且,这里明显不是云深不知处,更不可能是静室好吗!
  察觉到魏无羡笑着笑着就止住了笑意,蓝忘机开口解释:“叔父让我们出去散散心。”
  “是吗?蓝二哥哥,其实你不用安慰我的,你老实说吧,我们是不是被叔父赶出来的。”魏无羡用戏谑的语气说出了肯定的内容。
  蓝忘机:“……”
  “说不定还‘说带着魏无羡滚粗云深不知处,不要再来祸害我的弟子!’”
  蓝忘机:“……”
  “叔父一定很生气,自己辛辛苦苦种的水灵灵的大白菜,就这么被我这头冥顽不灵的野猪给啃了。”
  蓝忘机:“……”
  蓝忘机此时内心:我是该说叔父太了解魏婴了,还是该说魏婴太了解叔父了。(⇔蓝大牌读弟机友情翻译)
  于是,以雅正闻名遐迩的含光君低头吻住那张自顾自喋喋不休的粉唇,内心毫无波动▼_▼
  一吻之后,魏无羡抱住蓝忘机,大叫道:“你叔父肯定不相信,是水灵灵的大白菜先动的手!”
  “嗯。”蓝忘机好笑地应道。

评论(6)

热度(41)

  1. 笑忘书知谓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