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老王又回来啦~,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哎哎,听说了没有?皎皎君子含光君要和大魔头夷陵老祖举行合籍大典啦!”
“谁不知道呢?这几天还不都传疯了!”
“要说这也真怪,好好的含光君怎么会和这种邪魔歪道扯上关系了?”
“管他的呢,我们这些小百姓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话说回来,我们还要感谢含光君。”
“此话从何说起?”
“你们想啊,这些个仙门世家招了十三年的魂都没招到,让这大魔头重新现世,就被含光君拿下了,这不是为民除害是什么?”
“说的也是。”
这时候有人弱弱的问一句:“难道就没有人想过蓝氏的杰出子弟就这样被猪拱了?”
而众人都沉浸在大魔头终于被人收了的喜悦中,无瑕去深究其他,而这声弱弱的问话也被众人无视。
“来来来,继续喝酒吃菜。”
而此时一墙之隔的雅座包间内,正坐着故事中的主人公。魏无羡身着黑衣劲装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的转着手中一管黑笛,笛身深邃得发亮,缀着红穗,红得鲜艳,仿佛滴血。
魏无羡听到隔壁的议论,噗嗤笑出声,转头对着对面坐姿端正的白衣男子笑说:“哈哈哈,到底是‘为民除害’的含光君还是‘被我拱了’的含光君?”
白衣男子气质成稳,五官极为出色,端的是一派雅正风度,眼中却隐隐克制,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坐好。”
魏无羡一边坐正,面上也端出一幅庄重的样子,可是桌子下可不是这幅光景,他故意踢掉一只靴子,隔着白袜轻轻地一下下搔着蓝忘机的腿,一边弯着嘴角,调笑道:“世人皆以为大魔头魏无羡拱了泽世明珠蓝忘机,却不知是大白菜来拱的我。”
“嗯。”蓝忘机点头,然后迅捷地捉住桌下那只作怪的脚。
“只有一个字?没别的了?”魏无羡被抓住作怪的脚也不慌,反而就着蓝忘机抓着的手屈了屈脚趾,改成挠蓝忘机的手心。
蓝忘机似是被烫了一下,收回了手。“正事要紧,不要再胡闹了。”
魏无羡缩回脚,笑容得意:“蓝二公子,可别告诉我你不喜欢这样?明明就很喜欢,还偏偏嘴硬不说。”
蓝忘机面容不显,但耳根却悄悄漫上一抹红霞。
魏无羡心想:“对付蓝忘机这种小古板,还没有一杯酒来得实在,等有时间一定要好好欺负一下醉酒的含光君。”
两人所说的正事便是递帖子,此刻两人身处云梦莲花坞外的一家酒家,原本两人可以直接到莲花坞,但是魏无羡说要带蓝忘机看看这儿的风土人情,尝尝云梦的烈酒,蓝忘机敬谢不敏,魏无羡便带他来酒家,听听世人对此的看法,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魏无羡唤来小二,顺手从蓝忘机怀里掏出一只精致的香囊买下了两坛烈酒,便带着蓝忘机前往莲花坞,蓝忘机接过小二递来的两坛酒,从善如流的跟在魏无羡身旁,并肩而行。
不多时便行到莲花坞,远远就见到江澄站在门口望向这边,魏无羡快步向前,来到江澄面前,给了他一个久别重逢的拳头:“好啊江澄,不是说了不用来迎接吗?怎么,这么久不见,想我了?”
江澄一脸嫌弃抬手挡住魏无羡打招呼的拳头 (╬ ̄皿 ̄)=○#( ̄#)3 ̄):“滚滚滚!谁想你了!谁给你那么大脸?我就是出来看看弟子们有没有好好训练。”
好在这里还有个蓝忘机控场,牵起魏无羡的手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向江澄点头:“江宗主。”
江澄也点头还礼:“含光君。”
魏无羡开门见山:“行了,都是自家人就别搞那么多繁文缛节了。江澄那我就直说了,我们来是为了递喜帖。”
江澄听到我们都是自家人那句的时候,脸色有点儿不好看,听到后面那半句的时候,脸色更是直接垮了下来:“你不是最烦蓝家那套假正经吗?怎么着,现在还要入赘他们蓝家不成?”
“唉,没办法,谁让我喜欢的人是含光君呢。”魏无羡故做为难的样子,叹了口气。
可任谁都听得出他语气里面那股抑制不住的喜悦。蓝忘机拉住他的手紧了紧。
江澄听到他居然当众说情话,鸡皮疙瘩都给掉了一地:“算了,管不住你那么多了,不过如果他要是敢对你不好,莲花坞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蓝忘机则是拉过魏无羡,让他靠自己更近一点,然后郑重说道,“不会。”意思是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江澄被人这样当场反驳,也不气恼,转头对魏无羡说:“既然来了,便多住几天。”魏无羡回他:“这是自然,你赶我走我也不走。”
话毕,江澄引着忘羡二人往校场走去。
校场上,清一色的紫色校服穿在少年们身上,充满了生机与活力,魏无羡与蓝忘机眼中都浮现怀念之色,魏无羡勾了勾蓝忘机的手指,蓝忘机会意侧身来听,“诶,蓝湛,当年我去云深不知处求学,穿的也是这么一身,你当时穿着蓝氏校服,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怪不得有‘蓝氏双璧’之称,我还在心里夸你好看来着。”
蓝忘机握了握魏无羡的手,道:“无妨。”意思是“你现在也可以夸。”
魏无羡不由失笑:“含光君,你可真是……”
蓝忘机看向他,等他说出评价,魏无羡却戛然而止,露出一个狡黠的坏笑,然后一个贴近,在蓝忘机耳边轻轻吹气,一字一句吐出:“闷。骚。”
蓝忘机感受着湿热缠绵的气息在耳边徘徊,当下绯红就染上耳廓,连魏无羡说的话都在耳边“嗡嗡”一个字也没有听清。
江澄刚想回头冲魏无羡讲讲莲花坞新建的校场:“魏无羡我跟你说,云梦子弟近来又扩增,我又建了新校场,你……”猝不及防回头就看到这一幕,当时所有的言语化作一句——“妈的,死给!”
                                                           未完待续……

昨天晚上在微博发文以后忙着和弟弟一起看魔道动画,看昏头了,现在在lofter补一下,小伙伴们,请眼熟我(๑❛ᴗ❛๑)

开新坑啦 ฅ( ̳• ◡ • ̳)ฅ~这次带来的是《八一八那个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日常》,是掐着时间写的,算是此次魔道动画开播的贺文,恭祝魔道祖师动画收视长虹!(为此还悄咪咪开了腾讯VIP),贺图感谢 @鹿森Blacrist 大大授权,么么哒(* ̄3 ̄)╭♡❀小花花砸你

评论(2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