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二哥哥不亲亲,我就不起来>o<”第十羡

         翌日清晨,魏无羡是被窗边鸟儿鸣叫并着蓝忘机的温柔的轻唤给吵醒的。
  “魏婴,魏婴,醒醒,别睡了,该起床了,魏婴——”蓝忘机起身后,先是整理好着装和梳理好发丝,端端正正佩戴好摸额,这才附身轻拍低唤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将床上之人叫起,就是一股大力袭来。
  “蓝二哥哥,再让我睡一会嘛~”魏无羡虽是“醒”了,可每天都会习惯性地在床上赖上个半天才起,这次也不例外 甚至在半睡半醒中语气都透着一股撒娇的味道,说着一把揽过蓝忘机,往床上带。
  本就未曾防备床上之人,加上魏无羡猝不及防之下出手,饶是蓝忘机也被顺势带到床上。
  蓝忘机:“……”自己什么时候变这么弱了?好气哦!但是我是面瘫攻,不能崩人设,还是要保持我高冷攻的形象▼_▼(⇔以上为蓝氏*真*读弟机*涣带来的倾情翻译)
  魏无羡则是将蓝忘机当作人形抱枕,将脑袋枕上蓝忘机胸前,还不忘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嘟囔着“蓝二哥哥的胸肌好棒”蹭了又蹭。
  蓝忘机:“……”我家羡羡好可爱怎么办!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好像我养的那些兔子求蹭蹭!我羡是世界第一可爱的羡羡!给我一百只兔子都不换!羡羡羡羡>o<……(蓝氏*真*读弟机*涣:“这个弟弟坏掉了吗?为什么高冷面瘫的弟弟会变成弹幕狂魔?为什么我会看得懂他?”)
  于是,“今天的含光君也愉快地向夷陵老祖美貌势力低头”日常(1/1)✔
  
  直到中午,魏无羡才在“咕咕”叫的肚子声中悠悠转醒,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费力地睁眼,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趴在蓝忘机身上,而蓝忘机则一直宠溺的注视着自己,想起早上自己的壮举,魏无羡心想:“我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在含光君怀里睡觉,而他又是心甘情愿的人吧,这么想想,我真的挺厉害的呢!”
  “醒了。”蓝忘机笑着的问道。
  原本醒了的魏无羡听到他好听低沉的声音,就又顺势倒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宝宝,在床上滚来滚去,“二哥哥不亲亲,羡羡就不起来>o<”
  蓝忘机看罢,轻笑道:“羡羡几岁了?怎的还像个小孩似的?”
  魏无羡强词夺理道:“羡羡三岁了!三岁的羡羡要二哥哥亲亲!”还挪到蓝忘机身侧,仰头指指自己额头,大有“你今天不给我亲亲,我就赖在床上,看你怎么办!”的架势。
  看着魏无羡这小无赖的模样,蓝忘机不由失笑,“好啊,魏三岁。”说着,捧着魏无羡的脸,低头在魏无羡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那虔诚的模样像极了对待心中的珍宝,不,他本就是上天给自己的珍宝,之前已经失去了一次,尝尽了红尘中待一不归人的滋味,幸亏上天再次将他送到自己身边,只是这一次,自己已舍不得放手,也绝不放手,定会将他牢牢把握,
  此生愿与君塞北江南,携手一生,恩怨情长,袅袅炊烟,柴米油盐,笑看日升西落。
  唯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