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一羡 “买买买!”的宠妻日常

        魏无羡在蓝忘机爱的亲亲下满血复活,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搂住蓝忘机,把头放在蓝忘机颈窝,蹭蹭,偏头亲在他脸颊,“蓝二哥哥最好啦!”嘴唇离开时还不忘将他束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揉乱。
  只是魏无羡嘴角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收敛,蓝忘机就伸出食指轻点在他额头,语气无奈:“别闹。”
  “蓝二哥哥明明就很喜欢我闹的嘛!”连耳根都都红了。
  “……”好吧,再怎么闹还有自己宠着呢。
  “看吧!我就说你喜欢吧。”魏无羡一副“我已然看穿你了”的嘚瑟小模样儿。
  “穿衣洗漱完吃过午膳就出发。”蓝忘机正色道。
  “……”喂喂!这话题转变得太生硬了啊喂!
  
  “我给你梳头。”蓝忘机说。
  “好啊!那我待会儿也得给蓝二哥哥梳个。保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魏无羡看这被自己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打趣道。
  “好。”
  蓝忘机梳得很专注,眼眸低垂,静静注视着手中的青丝,轻柔的梳过每一根,像是抚过情人,最后把梳得整整齐齐的发丝用一根鲜红的发带束好,大功告成!
  于是,在给魏无羡梳好头后,蓝忘机成功享受到自己道侣给自己梳头的待遇。只是梳头过程中,魏无羡一直忍不住捂嘴偷笑,也不许蓝忘机看镜子,事后蓝忘机指着镜子中的双马尾“少女”,羞愤叫道“魏婴!?”
  魏无羡笑得捂住肚子,应道:“哎哎哎!我在,我在!”
  蓝忘机无力问道:“这就是你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梳头水平?”
  “是的呀!我确实没撒谎嘛!你看,我说的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这不就是吗?除了我,谁还梳得出这么有型的头发?”要是穿上女装就完美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藏不住的笑意和具象化的想法已经出卖你了。
  最后,看穿魏无羡想法的蓝忘机并不想穿女装,并向魏无羡扔了一把梳子,要求重梳。
  “……”没关系,一次的失败算不了什么,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穿女装(握爪),魏无羡暗搓搓地想。
  
  梳洗好后,魏无羡与蓝忘机在客栈用过午膳,就牵上小苹果出发。
  镇子不大,但十分热闹,一路上小贩走卒遍地,呦呵声不断,魏无羡就像释放了天性,开心的穿梭在摊位间,摇摇波浪鼓,吹吹花风车,活脱脱一个魏三岁。
  “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这儿也有枇杷卖呢!”魏无羡发现了卖枇杷的小贩,就驻足蹲在枇杷筐前,指着枇杷开心地叫道,活像发现新玩具的小孩儿急于向大人炫耀一下。
  “呐,蓝二哥哥,人家走了那么久的路,口好渴呢!给人家买个枇杷嘛~人家没带钱,就可怜可怜……”
  “买!”
  魏无羡生起逗弄之心,就迅速入戏,将一个赶路良久的口渴路人演绎得活灵活现,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演完,就被自家蓝二哥哥掷地有声的一声“买!”给打断了。
  魏无羡:“……”(。•ˇ‸ˇ•。)宝宝还没演够呢!
  于是——
  “蓝二哥哥,看!风靡夷陵的最新旋风小陀螺!”
  “买!”
  “蓝二哥哥,那有拔丝蜜藕吃哦!”
  “买!”
  “蓝二哥哥,羡羡想吃糖葫芦!”
  “买。”
  “蓝二哥哥,情趣道……”
  “买买买!”
  
  于是魏无羡只要一想起那天,就会回忆起被“买买买!”刷屏的幸福和被情趣道具支配的深深恐惧。(微笑●v●)

评论(19)

热度(22)

  1. 笑忘书知谓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