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14《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四羡 “今后的日子,我会陪你一起度过”

       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边夜猎边游(虐)历(狗),两人一驴踢踢踏踏来到一座小城,正值赶集日,小城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巧了!夷陵老祖最是喜欢的除了含光君便是这热闹,于是就以脱缰野马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并不)钻入人群中人气最旺的地方。
  也是难为了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始终跟在魏无羡身后五步的距离。而魏无羡一头扎进人堆中就后悔了,原因无他:习惯了含光君身上的清冷檀香,任谁突然闻到刺鼻的脂粉香气都会受不了的好吗?
  于是魏无羡讪讪地从人堆中退了出来,猝不及防跌进了一具强劲有力的温热躯体,“没事儿吧?”听到蓝忘机低沉的声线,魏无羡抬起头,一抬头就陷进蓝忘机的眼神中,明明浅淡的眸子其中的关切之情却满得要溢出来,魏无羡的整颗心都要化在这一泓眼波里,将头往蓝忘机怀里蹭蹭,深深吸了吸蓝忘机的檀香,闷声答道:“无事,只是想多待在你怀里一下。”
  被袭胸的蓝忘机:“……”你开心就好。
  周围围观群众:“MD,虐狗!”
  
  就连刚刚还在极力推销自己货物的摊主都看不下去了,不由走到忘羡二人身边。来人是一个身披道袍,脸上写满坑蒙拐骗的江湖郎中。“二位公子,不买东西就请不要到我摊位上打情骂俏。”
  忘&羡:“excause  me?打情骂俏Ծ ̮ Ծ?”
  但魏无羡还是十分配合地从蓝忘机怀里分开了,还不忘在心里点评一下“蓝二哥哥的胸肌不错哦!”
  回头看到江湖郎中,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眼熟哦,但是就被他抛到脑后了,顺口问道:“你都卖些什么啊?”
  那郎中就职业病发作,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我这儿什么都卖,胭脂水粉最受欢迎,你可以给家里的娘子带一份,物美价廉,保证童叟无……”
  还未等他把“欺”字说完,郎中敏锐地发现面前公子身后那人不知为何,才在自己说“给家里的娘子带一份”就开始在小公子身后“飕飕”放冷气。
  “呃,您不喜欢?我这还有夷陵老祖画像,您要看看吗?”
  江湖郎中有点发怵,不由缩了缩脑袋。
  魏无羡立刻就来了兴趣,他要好好看看世人眼中的自己。画中的自己凶神恶煞,突面獠牙,惨不忍睹,等等!这熟悉的画风,熟悉的情景,这不是当日街头叫卖夷陵老祖画像的江湖郎中吗?
  而江湖郎中也注意到蓝忘机,仔细一看,此人俊极雅极,白衣胜雪,瞳色浅淡,身佩长剑,当即就想起眼前此人,就对他们叫道:“两位公子,我记得你们,就在清河小城中,小公子还向我买了胭脂呢!”
  魏无羡:“……”谢谢,并不需要你记得那么清楚!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皱眉看着那张张牙舞爪的“夷陵老祖镇恶图”也有点看得辣眼,于是在隔壁写对联的小摊借了纸笔,“唰唰”几下笔下就出现了一个气质上佳的翩翩公子,俨然是魏无羡上一世的样子,明明只是寥寥数笔,却将他玩世不恭,游戏世间的形象勾勒得淋漓尽致。
  他把画一把拍在江湖郎中胸前,“以后就卖这样的夷陵老祖镇恶图好了。”说罢牵起魏无羡就要走,谁料魏无羡转头跟江湖郎中说了什么,江湖郎中就高高兴兴的收起画,还感激地向蓝忘机笑笑。
  魏无羡走过来,将一个小巧精致的蓝色盒子放到蓝忘机手中,“这是何物?”“刚刚我对那个江湖郎中说人人都有爱美之心,只要他将夷陵老祖的美貌画像拿去卖不愁卖不出去。这是他的谢礼。”
  含光君有点小烦躁,因为这个谢礼是女子用的胭脂啊喂!
  “不过,”魏无羡看向他,“含光君你怎么会画我画得那么溜?该不会是私下里就没少画吧?”说罢戏谑的看向他。
  蓝忘机:“……”好吧,平常想他的时候没少画就是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抿了抿唇,但就是不说,多多少少也猜到了真相,只是心中暗暗心疼,一把抱住蓝忘机,“傻瓜,我不会再让你空待许多光阴了,今后的日子,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蓝忘机也僵了僵身子,然后紧紧抱住魏无羡,用沙哑的声音回道:“嗯,一起度过!”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