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15《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五羡 捕获一只野生小萝莉(咦?)

        就这样,两人一驴虐狗组合又一路踢踢踏踏上了路。鉴于夷陵老祖的不靠谱儿瞎指路,含光君有生第!一!次!光荣的迷!路!了!
  一开始魏无羡是拒绝承认自己随随便便瞎指都能把自己和含光君给指迷路的事实的,毕竟两人都不是普通凡人,特别是蓝忘机,那可是说是当世最强修真者也不为过。可是在一个云雾缭绕的青山下兜兜转转两遍后,魏无羡开始正视自己的错误。
  “呃,那个……二哥哥,我们好像迷路了?”魏无羡有点惴惴不安中略带歉意地扯了扯蓝忘机的衣角。(含光君视角:“好萌好萌!羡羡好可爱!”)
  “不是‘好像’,是‘确实’,我们确实迷路了,”蓝忘机轻轻拍拍衣角的手,答道,“我们看看用其他办法能不能走出去。”
  “好。”
  两人将小苹果栓在一棵树下,准备御剑在空中查探路线,谁知蓝忘机祭出避尘却发现无法御剑飞行,于是两人执手并肩步行,小苹果只能形单影只地跟在身后。
  刚刚走到山脚,就隐隐约约听到小孩的声音,魏无羡循着声音找去,正好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背影,小女孩坐在一块巨石上,口中念叨着:“左,右,左,右……”显然也在为如何选择路径烦恼。
  魏无羡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小妹妹,你一个小朋友在干什么啊?”
  小女孩没料到还有人在附近,转过头来,偏头看向他们。而
  魏无羡也看清小女孩的真容:女孩年约七八岁,面容精致可爱,最是吸引人的却是那双清澈无瑕的眼瞳,仿佛包容世间万物,让人心生澄澈之感。
  而小女孩看清来人后,用她软萌的萝莉音答道:“我不是小妹妹,你才是小朋友呢!我在选走哪条路才能出去。”
  魏无羡一听,高兴地会头冲蓝忘机说:“哎!二哥哥,是同道中人欸!”又问小萝莉,“呐,小妹妹,你是这里人吗?”
  小萝莉有点恼羞成怒,但还是礼貌地点点头:“都说了人家不是小妹妹,你个小朋友!不过我确实是这里人,只是太久没出来过山外,不认识路了。”边说边伸出两个手指,魏无羡以为她说的是两年,回想起来小萝莉才五六岁,记不清楚也属正常,混然忘了那句“你个小朋友!”只当是小朋友早熟,不喜欢别人把她当小孩子看。
  “那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魏无羡知道对方是这里的土著居民,就兴冲冲地问道。
  “呃……”画面诡异的定格在了魏无羡问话完的那一刻,良久地沉默后,魏无羡看向神情略有些不自然的小萝莉,“该不会你是个路ch——”“谁说我是路痴的?我其实认路超级厉害的!”没等魏无羡把“痴吧?”说出口,小萝莉就把自己给卖了。
  于是,在小萝莉坚信不疑坚持“我带的路一定是正确的出路”的方针下,三人一驴再次光荣地回到原地,看着黑黝黝的大石块,小萝莉有些挫败地说,“好吧,我的确是路痴。事到如今,我只能让门人来接我们了。”
  魏无羡看着下垂的小脑袋,似乎就连清澈的眼眸都有些黯淡,就想起来在镇子上买的那些小玩意儿。一拍手,就“噔噔”跑到小苹果旁边,把自己一路上“买买买”的成果大喇喇摊开,鸡零狗碎摆了一地。
  “喏,小妹妹,别难过了,其实我也是路痴,我不会笑话你的。”正在小萝莉低垂着脑袋之际,一串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印入眼帘,当即满血复活:“(⊙o⊙)哇哦!传说中的冰糖葫芦欸!”
  “还有哦!呐,风靡清河的旋风小陀螺,这是波浪鼓,这是彩风车……”蓝忘机看着在那手舞足蹈在那推销那些小玩意儿的魏无羡,忽然觉得特别像是和小伙伴分享“宝贝”的小孩子,就想一把抱住他好好宠爱一番,心随意动,反应过来就发现魏无羡已经被自己牢牢抱住,低头吻了吻魏无羡的发顶。
  另一边,小萝莉好似出来未曾见过这么多新奇的东西,一手抓着彩风车,一手摇着拨浪鼓,嘴里塞这糖葫芦,口齿不清的说:“虽然里(你)则(这)个淫(人)没大没小的,但似(是)淫(人)还似(是)不戳(错)的!”说完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补充了一句:“冰糖葫芦也挺不戳(错)的,好次(吃)!”
  被抱着挣脱不了的魏无羡一听后半句,连连附和:“是吧是吧!我就说冰糖葫芦很好吃的。”
  小萝莉已经顾不上答话了,沉迷于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
  无可自拔,眼睛都发亮了。
  忽然,她猛地一顿,把东西都塞进魏无羡怀里,“帮我拿一下下。”周身气质一变,连身形也有些模糊,视野再度清晰,原先的小萝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气质高雅,面容冰冷的高挑少女。

猜猜看小萝莉的真实身份,猜对了……没有奖品,只有蠢作者的亲亲●v●~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