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16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六羡 “所以你是路痴啰?

        “唰唰唰——”几道矫健身影闪过,蓝忘机一把揽过魏无羡,将其护在身后,不动声色做出保护状。待忘羡看清眼前来人,却见三名身着深浅不一靛青色道袍,背负拂尘面貌清俊的道者单膝跪在高挑少女面前,靛青颜色稍深的道者神情无奈:“首座弟子星潮携弟子星月、星光恭迎师尊回山!”而高挑少女则是倨傲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魏无羡先是越过蓝忘机,伸出脑袋看向高挑少女,左右看看都没有小萝莉,后知后觉的指指少女,努力挣扎道:“别告诉我,这就是刚刚的小姑娘。”
  高挑少女出声打断了魏无羡的挣扎:“没错!刚刚的小女孩就是我。”声线是十分符合少女高雅气质的高冷清越。
  魏无羡:“……”大脑当机中,目瞪口呆jpg.
  “还有,本尊不是小朋友,论资历,你须得称本尊一声师祖。”
  魏无羡:“…………”大脑持续当机,世界观重组ing……
  在他刷新世界观时,为首那名身着深靛青道袍的星潮已经用阵法将他们带回道场外围山门,山门由两排玄石柱组成,柱身玄色天成,自有一番浑然威严。山壁被人为削平,笔力遒劲上书一个“道”字,蓝忘机身为剑修,自然是看出山壁是被人用剑气一剑削平,心中暗暗赞叹削壁之人,可待他看到壁上之字时,不由神思被吸引。
  魏无羡大脑当机,原本紧紧跟在蓝忘机身后,没成想蓝忘机一个停顿,魏无羡一头撞上他后背。揉揉鼻子,魏无羡将手放在蓝忘机眼前晃了晃,却发现他还是没有丝毫回应。星潮露出一个温和笑容,适时为魏无羡解疑道:“公子不必担心,山壁乃是师尊当年无聊一道剑气劈出的产物,又兴冲冲地跑去学人家题字,其中蕴含师尊对‘道’的一部分心得体会,唯有真正的有缘之人方可入定体会,此乃大机缘。”
  随即星潮便让星月、星光为其护法,魏无羡则跟着星潮入场,场上的一众靛青道袍弟子看到高挑少女,纷纷单膝跪地行礼,口中高声喊着:“恭迎师尊回山!”
  高挑少女微微颔首以示免礼,众弟子便都散去。只留魏无羡和星潮二人随她入道阁。
  甫一入阁,星潮就好似知晓她的动作,施法设了隔绝外界的结界,少女周身的气质又是一变,顺带着身形也是变回小萝莉,“天哪!装一个高冷的人好累啊!”
  过了须臾,魏无羡重新整理好过于庞大的信息量,艰难的开口问:“所以,您老就是抱山散人。”
  “是呐!”小萝莉欣然回答,丝毫没有想到这会在魏无羡心中卷起多大惊涛骇浪。
  “那,那你怎么这么……呃……这么年轻来着?”把这么娇小偷偷咽回肚子里,魏无羡终于把心中疑惑好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唉!我也不想的欸,”小萝莉(误)版本的抱山散人似是抱怨的叹了口气,“可是架不住人家结丹结得早嘛!”
  魏无羡眼角不由抽抽,师祖哎!您这哪是结丹结得早,您这是结太早了好吗!
  “话说我让你帮我拿一下下的糖葫芦呢?”小萝莉(大误)版本的抱山散人用星星眼看向魏无羡。
  “喏。”魏无羡递过那串留着两颗牙印的糖葫芦。“那之前的少女又是怎么回事?”
  “唔?那个啊,那个是我为了维持我高冷的形象的对外化身。”小萝莉一边回答着问题,一边吃着糖葫芦,还不忘回头对着努力削弱存在感的星潮夸赞道:“小星潮,这个糖葫芦好好吃。”说着拿起糖葫芦朝着他的方向指了指。
  星潮看到魏无羡的眼神就知道他要表达的内容,无奈扶额:师尊,您高冷的形象早就败在一根糖葫芦下了!
  但是他还要顾及师尊颜面,只好摆摆手,“师尊,弟子不吃糖葫芦的。”
  “谁给你吃了?我只是想让你下次买给我而已。”小萝莉继续低头与糖葫芦奋斗。
  “哦。”星潮有点小失落。
  魏无羡又想起之前的小细节,“那我之前问你多久没出来,你伸出来两根手指是指两百年?”
  “…………”小萝莉陷入了迷之沉默。
  “所以你是路痴啰?Ծ ̮ Ծ”魏无羡带着戏谑的笑意看向她,明明只是疑问句,却硬生生被他问出肯定语气。
  小萝莉抱山散人:“…………”好气哦!但是偏偏他说的都是事实,宝宝我不能反驳,只能保持微笑●v●

路痴什么的其实是以蠢作者为蓝本,毕竟我创造在小区都能迷路记录(摊手╮(╯_╰)╭)
还有,写到“魏无羡心中卷起多大惊涛骇浪”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海绵宝宝233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