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17《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七羡 “我心意已决,无需多言!”

         被戳穿真相的抱山小萝莉只好愤愤地咬下一颗山楂泄愤,然而鼓着腮帮子吃糖葫芦的样子就像只贪吃的花栗鼠,魏无羡在星潮的注视下伸手摸摸她的头,“无事,路痴而已,我也是,之前不也在山下迷路了吗?”
  小萝莉蔫哒哒的低垂着脑袋啃着糖葫芦,说道:“其实之前你们在山下绕圈子时,就已经进入了护山法阵,最外围的迷阵会封闭人的神识,暂时用不出法力,让人在山下兜圈子,并会告知门中弟子。”
  魏无羡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再一次在星潮的注视下摸摸小萝莉的头。
  “其实我想问个问题很久了,既然师祖您两百年不曾出山,世间都传言您已经归隐不再过问世事,那么道场内的师叔们是怎么拜入那您门下的呢?”魏无羡选择了转移话题。
  “哦,你说小星月他们?有的是我之前迷路途中捡的,有的是我看是根骨颇佳的孤儿就领回来了,还有就是从人贩子手里抢来的……”小萝莉抱山散人扳着手指头认认真真的回答。
  魏无羡听到她说从人贩子手里抢人当即就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向她,一旁尽量降低存在感的星潮知道他想歪了,就把他拉到一边,悄声解释道:“魏公子误会了,师尊她老人家之前一直向往人间,却是个路痴,一下山就迷路,奈何她还有喜欢往山里捡东西回来的习惯,有时候是小动物,有时候是小师弟,说不准还会捡个小师妹回来,后山有个仙灵苑,就是师尊捡回来的小动物们的居所。甚至有时候一下山因为外表幼小被人贩子拐走,后来被人贩子带回老巢,同被抓来的小孩儿关在一起,才知道自己被拐卖了,大闹人贩老巢,解救了被拐的小孩儿。被解救的小孩儿大都被送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剩下一部分小孩儿基本上要么找不到家人,要么就是孤儿,师尊念他们年幼,又所幸根骨颇佳,将他们收入门中,成为我的师弟师妹们。我照顾师弟师妹们的日常修习,难免照顾不到师尊,只好抓了星阵那小子布下护山大阵。幸亏护山大阵最外围的迷阵困住了路痴师尊,才让她不得不安份两百年。”
  “那条‘下山者不得再回来’的门规是怎么回事儿?”魏无羡问。
  “哦,那条门规是我用来吓唬他们的,否则依他们的性子还不得天天往山下跑,”抱山小萝莉吃完糖葫芦听到魏无羡的问题就自己“登登登”跑过来回答,不过想想也是,若是抱山散人真的无情,就不会在晓星尘求她把自己的眼睛换给宋子琛时欣然应允。
  “最过分的是他们出去玩都不带上我,哼!●^●”(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啊喂!)
  魏无羡突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样童真未泯的师祖,也不知道来向她求愿的决定是否正确。
  和无奈扶额的星潮对视一眼魏无羡半跪在地上,双臂抱拳行了一礼,说出了自己此行的愿望。“启禀师祖,无羡此行是想要向师祖求取一味药。一味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
  抱山散人气势一变又变回那个高挑少女,她语气十分凝重:“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要这么做?”
  魏无羡再拜一礼,对抱山散人坚决道:“我心意已决,师祖无需多言。”
  抱山散人转过身去,对星潮吩咐道:“既然如此,便带他去见星药吧。”随即一拂袖,魏无羡和星潮已在门外,魏无羡惊奇于师祖的神通,随手一拂袖,便可使人瞬移,星潮倒是见怪不怪,对魏无羡说,“按辈分,你须得叫我一声星潮师叔,我唤你一声魏婴,以后便这样称呼好了。”“多谢星潮师叔!”
  引着魏无羡到了药庐外,还未进屋,便闻到阵阵药香。星潮解释说,这是整个门中最有炼药天赋的星药所在之地,星药也是抱山散人的第子,排行第十六 。星药虽炼药天赋颇高,但其人醉心于炼药,性情十分的古怪,对外十分不好相处。
  魏无羡道一句无妨,其实自己被称为夷陵老祖时众人也说自己不好相与,可真实的性格如何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
  走进药庐,星潮指着一位正在扇炉火的少年介绍道:“这位便是你要找的星药师叔。”
  “呃,为何师叔会如此……年轻?”魏无羡看到少年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压低声音问。“难不成也是结丹结的早?”
  星潮也压低声音回答:“你在十六面前千万别说他年轻之类的话,他只是之前试验他自己新练制出来的返老还童丹,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而且他最喜欢以身试药,我们怎么劝他都不听。”
  魏无羡的嘴角抽了抽,这么不靠谱,真的可以练药吗?不过想想也倒符合他炼药成痴的性格。
  他来到星药身旁抱拳行了一礼,“在下魏无羡前来向星药师叔求药。”
  少年起身看向魏无羡,犹疑的问道,“你是……藏色师姐的孩子?”
  魏无羡直起身来,“正是。”
  少年笑说,“若是一般人来向我求药,我定会为难一二,但来的是你,那我必定会如你所愿。只是你既然前来向我求药,必定不是寻常的药,你此行所求何药?”
  “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魏无羡开口答道 。
  “可以,只是你可想好了?”少年貌似轻描淡写的看了魏无羡一眼,又蹲下专注的扇炉火。
  “我心意已决,师叔无需多言。”
  “那好,三日后来我药庐取药。”挥手示意两人离去。
  魏无羡与星潮两人退出药炉,魏无羡不解问道:“为何他知道我是母亲的孩子后,就大方赐药?”
  星潮回答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毕竟师尊她老人家本身就是个小孩性子,基本上都不管事儿的。所以小十六可以说是你母亲亲手带大的,所以对你母亲格外亲厚。他一听说你是藏色师妹的孩子,就大方的赐药给你啰!若是旁人,莫说是求药,就连十六的面都见不上。”
  “原来如此!”母亲的面子还挺大的,魏无羡心想。
  “那么这三日你就在山中住下,至于……至于你的道侣,大概还在入定。”星潮安排下所有事宜,对魏无羡小心嘱咐。
  “多谢星潮师叔,我先去找蓝湛了!”魏无羡飞快跑向山门,声音随风飘远。
  “唉!有了道侣的人就是不一样。”星潮头一次感受到了心塞这种感觉。如若长在山外大概就知道这种感觉就叫冷冰冰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