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老王又回来啦~,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这是高考前摸的番外,比较短小,希望大家见谅,请继续眼熟我 ฅ( ̳• ◡ • ̳)ฅ

没时间写正文了,先摸个鱼先,发个小番外: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番外《吵架记》
内有私设,人物ooc归我:
天天:长得像羡羡,性格比较乖,小时候被羡羡扔过鸡窝里,不爱吃鸡蛋:-)
封面感谢 @YAAAAAAY 太太授权,太太超级萌,欢迎大家去窥屏(•̀⌄•́)

悲伤的分界线一一
讲个悲伤的故事:
高三忙成狗ing……前段时间断网了……结果昨天网络用不了了……手机格式化……格式化后发现是卡的问题……存稿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19《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九羡 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在等待育子丹这三天中,魏无羡凭借着讨喜的性格和甜甜的(嘴)巧(花)嘴(花),赢得了上至抱山散人,下至仙灵苑的未成年兽的好感度。成功和打通了山上的人脉关系,熟悉了山上的环境,开始拉着蓝忘机漫山遍野的跑。
  这天晚上,魏无羡一脸兴高采烈地拉住蓝忘机的手,贴在他耳边小小声说:“欸,二哥哥,我跟你讲,我发现后山有个惊喜,跟我来!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着酡红的脸,又盯着他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抿了抿唇“好。”(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羡羡手好暖,好想一辈子不放开●v●)
  “二哥哥跟紧我哦!”蓝忘机跟在魏无羡身后,因为是在后山,所以是下坡路,沿着山道上铺着的青石板,听话的亦步亦趋,夜色如水,明月皎皎,鸣虫的声音伴着清凉的夜风拂过。明明很喧嚣的夜,但是在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时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下来,他此时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魏无羡。月光撒下淡淡清辉,将魏无羡笼罩其间,更衬得他相貌清逸俊秀。魏无羡感受到他的灼灼视线,停了下来,眉眼带笑的回头看向蓝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也停下,“无事 ,”转而低头扳过魏无羡的脸,居高临下就着地势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轻柔的吻,“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特别想吻你。”
  魏无羡:(๑ʘ̅ д ʘ̅๑)!!!
  ——“……”
  ——“发生了什么?”
  ——“刚刚,蓝湛是在撩我?”
  ——“天啦噜!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蓝湛撩到!”
  ——“没想到,一个从不说情话说起情话这么撩人。”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脸少有的透着绯红,另一只手手指无意识地抚着唇,看着自己先是有点震惊,然后是迷茫,最后只余下满满的甜蜜和幸福,终于明白当年的魏无羡为何那么热衷于撩自己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心里就像充斥着一股暖流的,感觉心里都被填满了,特别满足。
  “真巧,我也是。”魏无羡靠近蓝忘机准备吻回去,却发现因为地势和身高的差距,连踮着脚都够不到蓝忘机的唇。蓝忘机好笑的看着道侣吃瘪,魏无羡就往下拽了拽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蓝忘机心领神会,弯腰低头,魏无羡就在他淡色的唇上也落下轻轻一吻。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带引下,来到后山山脚,魏无羡故作神秘的变出一条布带覆在他眼上,牵着他的手走,因为看不见的缘故,五感就变得特别敏锐,加之修士五感本就超越常人,远远就听到潺潺的溪水声,以及蟋蟀、蝈蝈的鸣叫声,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心爱之人小心翼翼牵引着自己的温暖双手,和他无论何时都可以安抚人心神的那份乐观开朗,仿佛漫漫黑夜中的一颗星,照亮远行之人。蓝忘机紧了紧扣在一起的手,将魏无羡的手翻过来在唇边落下一吻。
  ——“谢谢你,我的羡羡。”蓝忘机在心里说道。
  “到啦!蓝二哥哥,给你个惊喜!”魏无羡带着欣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的小动作,然后绕到的蓝忘机身后,将他覆在眼前的布带拿了下来,“锵锵!我说的没错吧!”
  蓝忘机没了布带,缓缓睁开了浅色的眼眸,低头就看到在一条溪流旁边,铺满了一地的紫色蒲公英,沾染上了露水的蒲公英聚成一团,十分可爱,眼中也带了分笑意,原来大晚上的带自己出来就是为了把他带来刚发现的蒲公英田,这和发现新鲜玩意儿的小孩子给大人炫耀求夸奖有什么两样?
  魏无羡见蓝忘机看着自己的目光温柔似水,但是其中隐隐包涵着一份……呃,慈爱?没错!就是慈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十指紧扣的手,用另一只手指向虚空中的一处,大了个响亮的响指,“二哥哥,我给你准备的的惊喜在那呢!”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指引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片碧绿色忽闪忽闪向这边移动,以含光君的修为,自是可以看出那是一群萤火虫,可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在魏无羡吹起《忘羡》旋律的口哨声后,萤火虫们井然有序地排排飞,飞成了一个个字迹。
  “蓝,湛 ,我,心,悦,你,”魏无羡一字一句的读出来,似是又觉得不够,就又打了个响指,萤火虫们听话地围成了一颗心,“蓝湛,我这颗心也给你!”
  蓝忘机一把抱过魏无羡,低头埋在魏无羡胸前,听着魏无羡的心跳声,轻声说:“谢谢你,我喜欢这个礼物,很喜欢很喜欢。” 
  魏无羡感受着他有力的拥抱和狂跳的心跳,任由他埋首在胸前,“嗯,我很开心你能喜欢。”
  
  其实魏无羡没有告诉蓝忘机的是带他来蒲公英田的原因: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
  传说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谁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
        传说,在你寻找爱情的时候,只要是找到了那罕见的紫色蒲公英的话就能找到你心中的完美的爱情了。 所以,它的花语为“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紫蒲公英总是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的飞翔着、寻找属于它的新的天地、新的开始,就像他找到了真爱一样,对自己来说是新的起点、新的生活的开始。蒲公英又是自由的,随风自由的飞翔。所以,它的爱情也是自由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随风飘扬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紫色蒲公英”,心中也有了归处,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羡羡找到了属于他的“紫色蒲公英”,真好●v●
希望每一位小天使也都能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紫色蒲公英”!

 19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九羡     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在等待育子丹这三天中,魏无羡凭借着讨喜的性格和甜甜的(嘴)巧(花)嘴(花),赢得了上至抱山散人,下至仙灵苑的未成年兽的好感度。成功和打通了山上的人脉关系,熟悉了山上的环境,开始拉着蓝忘机漫山遍野的跑。
  这天晚上,魏无羡一脸兴高采烈地拉住蓝忘机的手,贴在他耳边小小声说:“欸,二哥哥,我跟你讲,我发现后山有个惊喜,跟我来!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着酡红的脸,又盯着他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抿了抿唇“好。”(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羡羡手好暖,好想一辈子不放开●v●)
  “二哥哥跟紧我哦!”蓝忘机跟在魏无羡身后,因为是在后山,所以是下坡路,沿着山道上铺着的青石板,听话的亦步亦趋,夜色如水,明月皎皎,鸣虫的声音伴着清凉的夜风拂过。明明很喧嚣的夜,但是在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时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下来,他此时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魏无羡。月光撒下淡淡清辉,将魏无羡笼罩其间,更衬得他相貌清逸俊秀。魏无羡感受到他的灼灼视线,停了下来,眉眼带笑的回头看向蓝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也停下,“无事 ,”转而低头扳过魏无羡的脸,居高临下就着地势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轻柔的吻,“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特别想吻你。”
  魏无羡:(๑ʘ̅ д ʘ̅๑)!!!
  ——“……”
  ——“发生了什么?”
  ——“刚刚,蓝湛是在撩我?”
  ——“天啦噜!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蓝湛撩到!”
  ——“没想到,一个从不说情话说起情话这么撩人。”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脸少有的透着绯红,另一只手手指无意识地抚着唇,看着自己先是有点震惊,然后是迷茫,最后只余下满满的甜蜜和幸福,终于明白当年的魏无羡为何那么热衷于撩自己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心里就像充斥着一股暖流的,感觉心里都被填满了,特别满足。
  “真巧,我也是。”魏无羡靠近蓝忘机准备吻回去,却发现因为地势和身高的差距,连踮着脚都够不到蓝忘机的唇。蓝忘机好笑的看着道侣吃瘪,魏无羡就往下拽了拽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蓝忘机心领神会,弯腰低头,魏无羡就在他淡色的唇上也落下轻轻一吻。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带引下,来到后山山脚,魏无羡故作神秘的变出一条布带覆在他眼上,牵着他的手走,因为看不见的缘故,五感就变得特别敏锐,加之修士五感本就超越常人,远远就听到潺潺的溪水声,以及蟋蟀、蝈蝈的鸣叫声,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心爱之人小心翼翼牵引着自己的温暖双手,和他无论何时都可以安抚人心神的那份乐观开朗,仿佛漫漫黑夜中的一颗星,照亮远行之人。蓝忘机紧了紧扣在一起的手,将魏无羡的手翻过来在唇边落下一吻。
  ——“谢谢你,我的羡羡。”蓝忘机在心里说道。
  “到啦!蓝二哥哥,给你个惊喜!”魏无羡带着欣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的小动作,然后绕到的蓝忘机身后,将他覆在眼前的布带拿了下来,“锵锵!我说的没错吧!”
  蓝忘机没了布带,缓缓睁开了浅色的眼眸,低头就看到在一条溪流旁边,铺满了一地的紫色蒲公英,沾染上了露水的蒲公英聚成一团,十分可爱,眼中也带了分笑意,原来大晚上的带自己出来就是为了把他带来刚发现的蒲公英田,这和发现新鲜玩意儿的小孩子给大人炫耀求夸奖有什么两样?
  魏无羡见蓝忘机看着自己的目光温柔似水,但是其中隐隐包涵着一份……呃,慈爱?没错!就是慈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十指紧扣的手,用另一只手指向虚空中的一处,大了个响亮的响指,“二哥哥,我给你准备的的惊喜在那呢!”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指引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片碧绿色忽闪忽闪向这边移动,以含光君的修为,自是可以看出那是一群萤火虫,可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在魏无羡吹起《忘羡》旋律的口哨声后,萤火虫们井然有序地排排飞,飞成了一个个字迹。
  “蓝,湛 ,我,心,悦,你,”魏无羡一字一句的读出来,似是又觉得不够,就又打了个响指,萤火虫们听话地围成了一颗心,“蓝湛,我这颗心也给你!”
  蓝忘机一把抱过魏无羡,低头埋在魏无羡胸前,听着魏无羡的心跳声,轻声说:“谢谢你,我喜欢这个礼物,很喜欢很喜欢。” 
  魏无羡感受着他有力的拥抱和狂跳的心跳,任由他埋首在胸前,“嗯,我很开心你能喜欢。”
  
  其实魏无羡没有告诉蓝忘机的是带他来蒲公英田的原因: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
  传说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谁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
        传说,在你寻找爱情的时候,只要是找到了那罕见的紫色蒲公英的话就能找到你心中的完美的爱情了。 所以,它的花语为“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紫蒲公英总是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的飞翔着、寻找属于它的新的天地、新的开始,就像他找到了真爱一样,对自己来说是新的起点、新的生活的开始。蒲公英又是自由的,随风自由的飞翔。所以,它的爱情也是自由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随风飘扬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紫色蒲公英”,心中也有了归处,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18《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八羡 “我会陪在你身边,” “永远。”

         魏无羡飞也似的来到山门的玄石柱,看到蓝忘机还在入定,微微点头朝星月、星光致意,食指竖在唇边,用手势示意自己亲自给蓝忘机护法就好。星月、星光笑着退走,只留下忘羡二人。
  魏无羡见其他人都离开,绕着入定的蓝忘机打转,就想逗(liao)逗(liao)他。于是向着无辜的入定者伸出罪恶的魔爪,然后……戳了戳蓝忘机的脸颊,再轻轻刮了刮蓝忘机的鼻子,没有意料之中的“魏婴,别闹。”就大着胆子倾身在蓝忘机脸颊上亲了一下,但他随即发现蓝忘机的眼睫在轻颤,哟呵!二哥哥出息了啊,出定了还在装,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几时。
  他像八爪章鱼整个趴在蓝忘机背上,在蓝忘机耳后吹气,感受到心爱的道侣气息拂过耳根,带着湿热的气息像海上的妖精一样诱引着人想靠近,可蓝忘机知道,一旦靠近这个小妖精,就永远无法脱身,也不愿脱身。
  看到蓝忘机耳根泛起粉红,魏无羡有些好笑,就微微起身,把手指沿着蓝忘机即便是入定也依旧挺拔的脊背摩挲,“呐,蓝二哥哥,我好喜欢你!”
  想了想,魏无羡绕到蓝忘机身前,半蹲下准备倾身去吻蓝忘机,但是在离蓝忘机的唇还有半寸就堪堪停住,细细观察着蓝忘机。蓝忘机的呼吸的带着点急促,似乎十分期待,魏无羡欺身上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唇堪堪要分开,蓝忘机就一把握住魏无羡的肩膀,左手抓着魏无羡的手腕将他拉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这个吻带了些许克制不住的感情,直吻得魏无羡呼吸不畅,终于,蓝忘机放开了他,魏无羡问:“怎么……?”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响起。
  “我在。”魏无羡握了握蓝忘机抓着自己的手。
  “我刚刚入了抱山散人的‘道’义中,在里面我明白了自己的‘道’,也坚定了自己的‘道’,”他的手掌本就比魏无羡的大上一些,又因长年练琴带着一层薄茧,盖在魏无羡握住自己的手上,仿佛从中汲取了力量,他继续说“世间的道千千万万,而我,修的是‘有情道’,你便是我的‘道’,我永远无法失去你。”
  魏无羡的心思何等敏锐,“所以你刚刚承受道心的考验是关于我的?”
  “嗯。”蓝忘机抱住魏无羡,短短一声回应居然在颤抖。
  “没事的,那是假的,我会陪在你身边的。”魏无羡回应蓝忘机的也是一个拥抱“永远。”
  
  “蓝二哥哥,我有个问题。”魏在蓝忘机情绪平复后想起来。
  “何事?”
  “你是什么时候出定的?”
  “你一来我就出定了。”
  “那你为什么还在我面前装?”
  “…………”
  “说啊!”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好呀,出息了啊我的二哥哥!”
  “…………”含光君才不会告诉你,这是为了能多吃到夷陵老祖(单方面主动)的豆腐呢!
  “我们去看小苹果好了。”蓝忘机难得主动提议。
  这次换魏无羡无语了“…………”话题转变的好生硬。
  
  最后,魏无羡作为一个贤惠的道侣,还是让一位辈分上的师叔带路去找小苹果。
  在道者带领下,忘羡二人一路来到一座小苑外。未见其驴先闻其声,老远就听见小苑里传出的驴叫声。进去一看,魏无羡乐了,怪不得刚才叫那么欢,原来是满苑的鹿啊,羊啊围在小苹果身边,还有一位小萝莉发现小苹果背上背的苹果,就拿来喂它。
  小苹果看到主人和主人老攻回来,也不惊慌,大爷似的享受着小萝莉的投喂,一点身为驴的自尊都没有,还得意的叫唤几声,这是乐不思蜀的节奏!魏无羡定睛一看,那小姑娘分明就是抱山散人!
  “师祖!您这是?”魏无羡无语问道。
  “哦,我看这小苹果蛮可爱的,就投喂下,没有什么影响吧?”真.抱山散人.伪.小萝莉解释道。
  “无碍。”魏无羡用敬佩的眼神看向小萝莉“听说这个小苑是专门为您捡回的动物而建的,好厉害的样子!”
  “是呀,我跟你说,毛绒绒,软绵绵的动物最可爱了>o<”
  “那你一定很喜欢蓝湛养的兔子,毛绒绒、长耳朵,他养了满满一堆,远远望去就像一朵会飘荡的云。”
  “真的?”小萝莉一脸向往。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
  “……还是不了吧,”小萝莉虽然心生向往,可还是十分理智,低头绞手指,“我要是突然出世肯定会引起麻烦的。”
  魏无羡被她的小动作逗乐了,“既然如此,那我以后来看你多给你带些凡间的小玩意儿吧?”
  “一言为定!”小萝莉像是害怕他反悔,伸出小指,“我们来拉勾。”
  魏无羡好笑的也伸出小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17《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七羡 “我心意已决,无需多言!”

         被戳穿真相的抱山小萝莉只好愤愤地咬下一颗山楂泄愤,然而鼓着腮帮子吃糖葫芦的样子就像只贪吃的花栗鼠,魏无羡在星潮的注视下伸手摸摸她的头,“无事,路痴而已,我也是,之前不也在山下迷路了吗?”
  小萝莉蔫哒哒的低垂着脑袋啃着糖葫芦,说道:“其实之前你们在山下绕圈子时,就已经进入了护山法阵,最外围的迷阵会封闭人的神识,暂时用不出法力,让人在山下兜圈子,并会告知门中弟子。”
  魏无羡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再一次在星潮的注视下摸摸小萝莉的头。
  “其实我想问个问题很久了,既然师祖您两百年不曾出山,世间都传言您已经归隐不再过问世事,那么道场内的师叔们是怎么拜入那您门下的呢?”魏无羡选择了转移话题。
  “哦,你说小星月他们?有的是我之前迷路途中捡的,有的是我看是根骨颇佳的孤儿就领回来了,还有就是从人贩子手里抢来的……”小萝莉抱山散人扳着手指头认认真真的回答。
  魏无羡听到她说从人贩子手里抢人当即就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向她,一旁尽量降低存在感的星潮知道他想歪了,就把他拉到一边,悄声解释道:“魏公子误会了,师尊她老人家之前一直向往人间,却是个路痴,一下山就迷路,奈何她还有喜欢往山里捡东西回来的习惯,有时候是小动物,有时候是小师弟,说不准还会捡个小师妹回来,后山有个仙灵苑,就是师尊捡回来的小动物们的居所。甚至有时候一下山因为外表幼小被人贩子拐走,后来被人贩子带回老巢,同被抓来的小孩儿关在一起,才知道自己被拐卖了,大闹人贩老巢,解救了被拐的小孩儿。被解救的小孩儿大都被送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剩下一部分小孩儿基本上要么找不到家人,要么就是孤儿,师尊念他们年幼,又所幸根骨颇佳,将他们收入门中,成为我的师弟师妹们。我照顾师弟师妹们的日常修习,难免照顾不到师尊,只好抓了星阵那小子布下护山大阵。幸亏护山大阵最外围的迷阵困住了路痴师尊,才让她不得不安份两百年。”
  “那条‘下山者不得再回来’的门规是怎么回事儿?”魏无羡问。
  “哦,那条门规是我用来吓唬他们的,否则依他们的性子还不得天天往山下跑,”抱山小萝莉吃完糖葫芦听到魏无羡的问题就自己“登登登”跑过来回答,不过想想也是,若是抱山散人真的无情,就不会在晓星尘求她把自己的眼睛换给宋子琛时欣然应允。
  “最过分的是他们出去玩都不带上我,哼!●^●”(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啊喂!)
  魏无羡突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样童真未泯的师祖,也不知道来向她求愿的决定是否正确。
  和无奈扶额的星潮对视一眼魏无羡半跪在地上,双臂抱拳行了一礼,说出了自己此行的愿望。“启禀师祖,无羡此行是想要向师祖求取一味药。一味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
  抱山散人气势一变又变回那个高挑少女,她语气十分凝重:“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要这么做?”
  魏无羡再拜一礼,对抱山散人坚决道:“我心意已决,师祖无需多言。”
  抱山散人转过身去,对星潮吩咐道:“既然如此,便带他去见星药吧。”随即一拂袖,魏无羡和星潮已在门外,魏无羡惊奇于师祖的神通,随手一拂袖,便可使人瞬移,星潮倒是见怪不怪,对魏无羡说,“按辈分,你须得叫我一声星潮师叔,我唤你一声魏婴,以后便这样称呼好了。”“多谢星潮师叔!”
  引着魏无羡到了药庐外,还未进屋,便闻到阵阵药香。星潮解释说,这是整个门中最有炼药天赋的星药所在之地,星药也是抱山散人的第子,排行第十六 。星药虽炼药天赋颇高,但其人醉心于炼药,性情十分的古怪,对外十分不好相处。
  魏无羡道一句无妨,其实自己被称为夷陵老祖时众人也说自己不好相与,可真实的性格如何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
  走进药庐,星潮指着一位正在扇炉火的少年介绍道:“这位便是你要找的星药师叔。”
  “呃,为何师叔会如此……年轻?”魏无羡看到少年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压低声音问。“难不成也是结丹结的早?”
  星潮也压低声音回答:“你在十六面前千万别说他年轻之类的话,他只是之前试验他自己新练制出来的返老还童丹,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而且他最喜欢以身试药,我们怎么劝他都不听。”
  魏无羡的嘴角抽了抽,这么不靠谱,真的可以练药吗?不过想想也倒符合他炼药成痴的性格。
  他来到星药身旁抱拳行了一礼,“在下魏无羡前来向星药师叔求药。”
  少年起身看向魏无羡,犹疑的问道,“你是……藏色师姐的孩子?”
  魏无羡直起身来,“正是。”
  少年笑说,“若是一般人来向我求药,我定会为难一二,但来的是你,那我必定会如你所愿。只是你既然前来向我求药,必定不是寻常的药,你此行所求何药?”
  “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魏无羡开口答道 。
  “可以,只是你可想好了?”少年貌似轻描淡写的看了魏无羡一眼,又蹲下专注的扇炉火。
  “我心意已决,师叔无需多言。”
  “那好,三日后来我药庐取药。”挥手示意两人离去。
  魏无羡与星潮两人退出药炉,魏无羡不解问道:“为何他知道我是母亲的孩子后,就大方赐药?”
  星潮回答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毕竟师尊她老人家本身就是个小孩性子,基本上都不管事儿的。所以小十六可以说是你母亲亲手带大的,所以对你母亲格外亲厚。他一听说你是藏色师妹的孩子,就大方的赐药给你啰!若是旁人,莫说是求药,就连十六的面都见不上。”
  “原来如此!”母亲的面子还挺大的,魏无羡心想。
  “那么这三日你就在山中住下,至于……至于你的道侣,大概还在入定。”星潮安排下所有事宜,对魏无羡小心嘱咐。
  “多谢星潮师叔,我先去找蓝湛了!”魏无羡飞快跑向山门,声音随风飘远。
  “唉!有了道侣的人就是不一样。”星潮头一次感受到了心塞这种感觉。如若长在山外大概就知道这种感觉就叫冷冰冰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16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六羡 “所以你是路痴啰?

        “唰唰唰——”几道矫健身影闪过,蓝忘机一把揽过魏无羡,将其护在身后,不动声色做出保护状。待忘羡看清眼前来人,却见三名身着深浅不一靛青色道袍,背负拂尘面貌清俊的道者单膝跪在高挑少女面前,靛青颜色稍深的道者神情无奈:“首座弟子星潮携弟子星月、星光恭迎师尊回山!”而高挑少女则是倨傲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魏无羡先是越过蓝忘机,伸出脑袋看向高挑少女,左右看看都没有小萝莉,后知后觉的指指少女,努力挣扎道:“别告诉我,这就是刚刚的小姑娘。”
  高挑少女出声打断了魏无羡的挣扎:“没错!刚刚的小女孩就是我。”声线是十分符合少女高雅气质的高冷清越。
  魏无羡:“……”大脑当机中,目瞪口呆jpg.
  “还有,本尊不是小朋友,论资历,你须得称本尊一声师祖。”
  魏无羡:“…………”大脑持续当机,世界观重组ing……
  在他刷新世界观时,为首那名身着深靛青道袍的星潮已经用阵法将他们带回道场外围山门,山门由两排玄石柱组成,柱身玄色天成,自有一番浑然威严。山壁被人为削平,笔力遒劲上书一个“道”字,蓝忘机身为剑修,自然是看出山壁是被人用剑气一剑削平,心中暗暗赞叹削壁之人,可待他看到壁上之字时,不由神思被吸引。
  魏无羡大脑当机,原本紧紧跟在蓝忘机身后,没成想蓝忘机一个停顿,魏无羡一头撞上他后背。揉揉鼻子,魏无羡将手放在蓝忘机眼前晃了晃,却发现他还是没有丝毫回应。星潮露出一个温和笑容,适时为魏无羡解疑道:“公子不必担心,山壁乃是师尊当年无聊一道剑气劈出的产物,又兴冲冲地跑去学人家题字,其中蕴含师尊对‘道’的一部分心得体会,唯有真正的有缘之人方可入定体会,此乃大机缘。”
  随即星潮便让星月、星光为其护法,魏无羡则跟着星潮入场,场上的一众靛青道袍弟子看到高挑少女,纷纷单膝跪地行礼,口中高声喊着:“恭迎师尊回山!”
  高挑少女微微颔首以示免礼,众弟子便都散去。只留魏无羡和星潮二人随她入道阁。
  甫一入阁,星潮就好似知晓她的动作,施法设了隔绝外界的结界,少女周身的气质又是一变,顺带着身形也是变回小萝莉,“天哪!装一个高冷的人好累啊!”
  过了须臾,魏无羡重新整理好过于庞大的信息量,艰难的开口问:“所以,您老就是抱山散人。”
  “是呐!”小萝莉欣然回答,丝毫没有想到这会在魏无羡心中卷起多大惊涛骇浪。
  “那,那你怎么这么……呃……这么年轻来着?”把这么娇小偷偷咽回肚子里,魏无羡终于把心中疑惑好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唉!我也不想的欸,”小萝莉(误)版本的抱山散人似是抱怨的叹了口气,“可是架不住人家结丹结得早嘛!”
  魏无羡眼角不由抽抽,师祖哎!您这哪是结丹结得早,您这是结太早了好吗!
  “话说我让你帮我拿一下下的糖葫芦呢?”小萝莉(大误)版本的抱山散人用星星眼看向魏无羡。
  “喏。”魏无羡递过那串留着两颗牙印的糖葫芦。“那之前的少女又是怎么回事?”
  “唔?那个啊,那个是我为了维持我高冷的形象的对外化身。”小萝莉一边回答着问题,一边吃着糖葫芦,还不忘回头对着努力削弱存在感的星潮夸赞道:“小星潮,这个糖葫芦好好吃。”说着拿起糖葫芦朝着他的方向指了指。
  星潮看到魏无羡的眼神就知道他要表达的内容,无奈扶额:师尊,您高冷的形象早就败在一根糖葫芦下了!
  但是他还要顾及师尊颜面,只好摆摆手,“师尊,弟子不吃糖葫芦的。”
  “谁给你吃了?我只是想让你下次买给我而已。”小萝莉继续低头与糖葫芦奋斗。
  “哦。”星潮有点小失落。
  魏无羡又想起之前的小细节,“那我之前问你多久没出来,你伸出来两根手指是指两百年?”
  “…………”小萝莉陷入了迷之沉默。
  “所以你是路痴啰?Ծ ̮ Ծ”魏无羡带着戏谑的笑意看向她,明明只是疑问句,却硬生生被他问出肯定语气。
  小萝莉抱山散人:“…………”好气哦!但是偏偏他说的都是事实,宝宝我不能反驳,只能保持微笑●v●

路痴什么的其实是以蠢作者为蓝本,毕竟我创造在小区都能迷路记录(摊手╮(╯_╰)╭)
还有,写到“魏无羡心中卷起多大惊涛骇浪”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海绵宝宝233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15《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五羡 捕获一只野生小萝莉(咦?)

        就这样,两人一驴虐狗组合又一路踢踢踏踏上了路。鉴于夷陵老祖的不靠谱儿瞎指路,含光君有生第!一!次!光荣的迷!路!了!
  一开始魏无羡是拒绝承认自己随随便便瞎指都能把自己和含光君给指迷路的事实的,毕竟两人都不是普通凡人,特别是蓝忘机,那可是说是当世最强修真者也不为过。可是在一个云雾缭绕的青山下兜兜转转两遍后,魏无羡开始正视自己的错误。
  “呃,那个……二哥哥,我们好像迷路了?”魏无羡有点惴惴不安中略带歉意地扯了扯蓝忘机的衣角。(含光君视角:“好萌好萌!羡羡好可爱!”)
  “不是‘好像’,是‘确实’,我们确实迷路了,”蓝忘机轻轻拍拍衣角的手,答道,“我们看看用其他办法能不能走出去。”
  “好。”
  两人将小苹果栓在一棵树下,准备御剑在空中查探路线,谁知蓝忘机祭出避尘却发现无法御剑飞行,于是两人执手并肩步行,小苹果只能形单影只地跟在身后。
  刚刚走到山脚,就隐隐约约听到小孩的声音,魏无羡循着声音找去,正好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背影,小女孩坐在一块巨石上,口中念叨着:“左,右,左,右……”显然也在为如何选择路径烦恼。
  魏无羡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小妹妹,你一个小朋友在干什么啊?”
  小女孩没料到还有人在附近,转过头来,偏头看向他们。而
  魏无羡也看清小女孩的真容:女孩年约七八岁,面容精致可爱,最是吸引人的却是那双清澈无瑕的眼瞳,仿佛包容世间万物,让人心生澄澈之感。
  而小女孩看清来人后,用她软萌的萝莉音答道:“我不是小妹妹,你才是小朋友呢!我在选走哪条路才能出去。”
  魏无羡一听,高兴地会头冲蓝忘机说:“哎!二哥哥,是同道中人欸!”又问小萝莉,“呐,小妹妹,你是这里人吗?”
  小萝莉有点恼羞成怒,但还是礼貌地点点头:“都说了人家不是小妹妹,你个小朋友!不过我确实是这里人,只是太久没出来过山外,不认识路了。”边说边伸出两个手指,魏无羡以为她说的是两年,回想起来小萝莉才五六岁,记不清楚也属正常,混然忘了那句“你个小朋友!”只当是小朋友早熟,不喜欢别人把她当小孩子看。
  “那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魏无羡知道对方是这里的土著居民,就兴冲冲地问道。
  “呃……”画面诡异的定格在了魏无羡问话完的那一刻,良久地沉默后,魏无羡看向神情略有些不自然的小萝莉,“该不会你是个路ch——”“谁说我是路痴的?我其实认路超级厉害的!”没等魏无羡把“痴吧?”说出口,小萝莉就把自己给卖了。
  于是,在小萝莉坚信不疑坚持“我带的路一定是正确的出路”的方针下,三人一驴再次光荣地回到原地,看着黑黝黝的大石块,小萝莉有些挫败地说,“好吧,我的确是路痴。事到如今,我只能让门人来接我们了。”
  魏无羡看着下垂的小脑袋,似乎就连清澈的眼眸都有些黯淡,就想起来在镇子上买的那些小玩意儿。一拍手,就“噔噔”跑到小苹果旁边,把自己一路上“买买买”的成果大喇喇摊开,鸡零狗碎摆了一地。
  “喏,小妹妹,别难过了,其实我也是路痴,我不会笑话你的。”正在小萝莉低垂着脑袋之际,一串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印入眼帘,当即满血复活:“(⊙o⊙)哇哦!传说中的冰糖葫芦欸!”
  “还有哦!呐,风靡清河的旋风小陀螺,这是波浪鼓,这是彩风车……”蓝忘机看着在那手舞足蹈在那推销那些小玩意儿的魏无羡,忽然觉得特别像是和小伙伴分享“宝贝”的小孩子,就想一把抱住他好好宠爱一番,心随意动,反应过来就发现魏无羡已经被自己牢牢抱住,低头吻了吻魏无羡的发顶。
  另一边,小萝莉好似出来未曾见过这么多新奇的东西,一手抓着彩风车,一手摇着拨浪鼓,嘴里塞这糖葫芦,口齿不清的说:“虽然里(你)则(这)个淫(人)没大没小的,但似(是)淫(人)还似(是)不戳(错)的!”说完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补充了一句:“冰糖葫芦也挺不戳(错)的,好次(吃)!”
  被抱着挣脱不了的魏无羡一听后半句,连连附和:“是吧是吧!我就说冰糖葫芦很好吃的。”
  小萝莉已经顾不上答话了,沉迷于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
  无可自拔,眼睛都发亮了。
  忽然,她猛地一顿,把东西都塞进魏无羡怀里,“帮我拿一下下。”周身气质一变,连身形也有些模糊,视野再度清晰,原先的小萝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气质高雅,面容冰冷的高挑少女。

猜猜看小萝莉的真实身份,猜对了……没有奖品,只有蠢作者的亲亲●v●~

 14《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四羡 “今后的日子,我会陪你一起度过”

       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边夜猎边游(虐)历(狗),两人一驴踢踢踏踏来到一座小城,正值赶集日,小城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巧了!夷陵老祖最是喜欢的除了含光君便是这热闹,于是就以脱缰野马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并不)钻入人群中人气最旺的地方。
  也是难为了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始终跟在魏无羡身后五步的距离。而魏无羡一头扎进人堆中就后悔了,原因无他:习惯了含光君身上的清冷檀香,任谁突然闻到刺鼻的脂粉香气都会受不了的好吗?
  于是魏无羡讪讪地从人堆中退了出来,猝不及防跌进了一具强劲有力的温热躯体,“没事儿吧?”听到蓝忘机低沉的声线,魏无羡抬起头,一抬头就陷进蓝忘机的眼神中,明明浅淡的眸子其中的关切之情却满得要溢出来,魏无羡的整颗心都要化在这一泓眼波里,将头往蓝忘机怀里蹭蹭,深深吸了吸蓝忘机的檀香,闷声答道:“无事,只是想多待在你怀里一下。”
  被袭胸的蓝忘机:“……”你开心就好。
  周围围观群众:“MD,虐狗!”
  
  就连刚刚还在极力推销自己货物的摊主都看不下去了,不由走到忘羡二人身边。来人是一个身披道袍,脸上写满坑蒙拐骗的江湖郎中。“二位公子,不买东西就请不要到我摊位上打情骂俏。”
  忘&羡:“excause  me?打情骂俏Ծ ̮ Ծ?”
  但魏无羡还是十分配合地从蓝忘机怀里分开了,还不忘在心里点评一下“蓝二哥哥的胸肌不错哦!”
  回头看到江湖郎中,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眼熟哦,但是就被他抛到脑后了,顺口问道:“你都卖些什么啊?”
  那郎中就职业病发作,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我这儿什么都卖,胭脂水粉最受欢迎,你可以给家里的娘子带一份,物美价廉,保证童叟无……”
  还未等他把“欺”字说完,郎中敏锐地发现面前公子身后那人不知为何,才在自己说“给家里的娘子带一份”就开始在小公子身后“飕飕”放冷气。
  “呃,您不喜欢?我这还有夷陵老祖画像,您要看看吗?”
  江湖郎中有点发怵,不由缩了缩脑袋。
  魏无羡立刻就来了兴趣,他要好好看看世人眼中的自己。画中的自己凶神恶煞,突面獠牙,惨不忍睹,等等!这熟悉的画风,熟悉的情景,这不是当日街头叫卖夷陵老祖画像的江湖郎中吗?
  而江湖郎中也注意到蓝忘机,仔细一看,此人俊极雅极,白衣胜雪,瞳色浅淡,身佩长剑,当即就想起眼前此人,就对他们叫道:“两位公子,我记得你们,就在清河小城中,小公子还向我买了胭脂呢!”
  魏无羡:“……”谢谢,并不需要你记得那么清楚!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皱眉看着那张张牙舞爪的“夷陵老祖镇恶图”也有点看得辣眼,于是在隔壁写对联的小摊借了纸笔,“唰唰”几下笔下就出现了一个气质上佳的翩翩公子,俨然是魏无羡上一世的样子,明明只是寥寥数笔,却将他玩世不恭,游戏世间的形象勾勒得淋漓尽致。
  他把画一把拍在江湖郎中胸前,“以后就卖这样的夷陵老祖镇恶图好了。”说罢牵起魏无羡就要走,谁料魏无羡转头跟江湖郎中说了什么,江湖郎中就高高兴兴的收起画,还感激地向蓝忘机笑笑。
  魏无羡走过来,将一个小巧精致的蓝色盒子放到蓝忘机手中,“这是何物?”“刚刚我对那个江湖郎中说人人都有爱美之心,只要他将夷陵老祖的美貌画像拿去卖不愁卖不出去。这是他的谢礼。”
  含光君有点小烦躁,因为这个谢礼是女子用的胭脂啊喂!
  “不过,”魏无羡看向他,“含光君你怎么会画我画得那么溜?该不会是私下里就没少画吧?”说罢戏谑的看向他。
  蓝忘机:“……”好吧,平常想他的时候没少画就是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抿了抿唇,但就是不说,多多少少也猜到了真相,只是心中暗暗心疼,一把抱住蓝忘机,“傻瓜,我不会再让你空待许多光阴了,今后的日子,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蓝忘机也僵了僵身子,然后紧紧抱住魏无羡,用沙哑的声音回道:“嗯,一起度过!”

  13《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三羡 “这是什么曲?”

        这日,忘羡在一片小树林中缓缓前行。树林茂密,人烟稀少,唯有林间鸟雀啼鸣伴着鸣蝉的“知了知了”,林间小道也因为鲜少有人造访而被寂寂荒草侵入,一派自然风光。
  蓝忘机牵着小苹果走在最前方,催动壁尘为其开路,壁尘一道剑气划过,立刻开出一条平路。魏无羡则依旧以一种清奇的姿势盘膝坐在驴背上,老神在在的哼着不知什么曲调但莫名好听的小曲儿,一边哼还一边摇头晃脑,蓝忘机搞得一边注意前方路况,还要一边时不时分神回头关注魏无羡,生怕他一个摇头晃脑就摔个大驴趴。
  于是,沉默寡言的含光君开口问道:“魏婴,你哼的这是什么曲调?为何我闻所未闻?”
  魏无羡一听他这话,当时就乐了:“原来也有含光君你闻所未闻的曲调呢?”
  蓝忘机老老实实答道:“世界曲调千万,怎可全部听闻,我从未听闻的曲调自然是有的。”
  听到他一板一眼的回答,魏无羡更乐了:“那你想不想知道的这是什么曲?只要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结果只换来蓝忘机一句:“魏婴,别胡闹!”
  “好吧,不叫哥哥我也告诉你,”魏无羡则笑着向蓝忘机招手示意让他靠近,蓝忘机不疑有他,乖乖凑到魏无羡身前,“像二哥哥你这样的名门大家,没听过才属正常,因为——”
  魏无羡说着还故意往蓝忘机身边贴近,往他耳朵吹气,拖长腔调,“因为,我哼的曲调名为《春山恨》,讲述的是一对师徒之间的禁忌之恋,师徒两人用情之深,感情之笃真真是令人唏嘘不已!于是就有此曲应运而生,里面那些调调也被广为传唱,被奉为经典!你觉得如何,嗯~”
  蓝忘机在他往自己耳朵里吹气后,就十分不自在地往后缩缩脖子。魏无羡见他羞得耳根发红,丝毫没有撩人后的负罪感,反而居驴临下,单手勾住蓝忘机脖子,将其勾入身前,双手环抱住蓝忘机,“蓝二哥哥,你怎么还是那么容易害羞啊?”说着在他脸颊上亲了口。
  蓝忘机:“……”
  “我还在想,我们以后会不会也有画本和曲子流传于世,就像冰秋之类的。”
  蓝忘机:“…………”
  “欸,对了——二哥哥你不是给我谱了一曲《忘羡》吗?我们可以——”
  “不可以!”一直沉默不语的蓝忘机开口了,用他低沉迷人的嗓音说道:“它只属于你我。”
  魏无羡好好想了想,《忘羡》是当初自己在屠戮玄武洞中重伤发烧,迷迷糊糊枕在蓝忘机腿上他哼给自己听的,那是蓝忘机唯一一次哼给自己听,自己只听一遍就记住了。时隔十多年被献舍重生后,蓝忘机也正是凭借此曲在大梵山认出自己,可以说《忘羡》对自己和蓝忘机意义重大。这可是两人之间的定情曲啊。
  “好好好,不可以就不可以。”魏无羡想清楚了这些,就讨好似的在蓝忘机唇角亲了亲。
  蓝忘机也不推拒,反而在魏无羡的唇离开时反吻住,魏无羡被吻得稀里糊涂,只能将环在蓝忘机脖子上的手抱得更紧,真希望永远都不会分开!
  
  听着唇齿交缠的水声“啧啧”,小苹果表示——
  “MD!虐驴!”

12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二羡 “别说话,吻我!”

  出了镇子,忘羡两人加一驴就一路游山玩水,踏上了漫(天)漫(天)求(就)子(是)之(天)路(天)。
  忘羡两人一路上夜猎、助人无数,魏无羡偶尔还扮鬼吓吓盗墓者,或者逮两个盗墓贼,凭借两人帅气的外表和潇洒的身姿,成功收获了一大波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迷妹粉丝……
  好吧,只是魏无羡单方面的撩妹。
  明明还没有走出刚刚的小镇多远,魏无羡就又成功使三四个围在一起偷偷看向他们的小姑娘飞红了脸庞,还打着问路的旗号去撩妹。
  一个胆子大的妹子调笑道:“帅哥哥,你有没有成亲呀?”
  魏无羡刚想说成亲了,又想到自己和蓝忘机之前在江家祠堂只拜了两拜拜,还不算是成亲……吧?
  
  看着和莺莺燕燕笑在一起的魏无羡,蓝忘机的内心:“好气哦!但我还要维持我高冷攻的形象!”
  于是,只好在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嗖嗖”放冷气,周围气压都低了好几度,直到魏无羡问好路,转身笑着走来,蓝忘机身上的冷气像被瞬间带走,只剩下和煦的春风。
  魏无羡故作惊奇地捏着鼻子道:“哎哟!好大的醋味,不知是哪里的醋坛子打翻了呀?”
  蓝忘机则拉起魏无羡的手就走,还故意往那几个女孩子身边走,挥挥和魏无羡紧扣在一起的十指,仿佛在无声地宣告自己对他的主权。
  “那个,蓝二哥哥其实我们……”“不许和她们讲话!”“蓝二哥哥,你听我……”“别说话,吻我!”
  魏无羡看到醒着的蓝忘机如此幼稚的吃醋举动,其实还是有点小开心的,但是他忍不住提醒他的话却被蓝忘机突如其来的吻封住,不理会周围女孩子们的惊呼和诸如“哇哇哇!好劲爆!!”“(⊙o⊙)哇喔!是一对欸!”“我就说那么帅的哥哥怎么可能单身,原来是有道侣呢!”……之类的对话,蓝色的剑芒一闪,壁尘载着忘羡二人腾空而起,只留下一道蓝色剑芒划过天际的弧线和一众围观群众.吃惊脸.gpj.
  
  “唔唔……唔……”蓝二哥哥,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
  魏无羡在空中被吻得缺氧,想说话又被蓝忘机以唇封住,只好如撒娇的小媳妇儿用小粉拳去轻擂蓝忘机胸口。
  蓝忘机:“……”羡羡撒娇莫敢不从。
  与是放开对魏无羡的桎梏,改为扶着他的腰防止他从壁尘上落下。
  缓过气来的魏无羡:“那个,蓝二哥哥,其实我们走反了,我们去的是另一边。我有提醒过你的,但你死活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蓝忘机:“……”呃,刚刚光记得要宣布主权了,忘记缺认一下路了,好像还忘了点什么?
  小苹果:“你还忘了我!!!”真是的,一个个有了媳妇儿忘了驴!
  
  于是忘羡又原路返回,扣着手,牵着驴,像凡间普通夫妻般携手在路上慢慢行进,脉脉温情在二人眼中流动,彼此的体温透过紧扣的十指传递,真好呢!●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