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高考加油!
我们班出黑板报,在一群花花绿绿中,只有我们班是一股清流,全素!重点是我把忘羡夫夫画上去了,我们物理辅导员还给点了赞,因为她也是魔道羡羡粉눈_눈
赛赛(物理辅导员):“哈哈!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嗯,真惊喜,真刺激,真意外´<_`(冷漠jpg.)

看了饼饼 @翻车饼 的《为什么魔教教主偏偏是个绝世美男》http://lvbingrenx.lofter.com/post/1d91a979_f8209b4里女装羡,就摸了个鱼(ー`´ー)别太在意画技差,因为是在数学自习老班眼皮子底下摸的,承包wuli羡羡大长腿!
ps:我是有私心的,就想羡羡露腿,二哥哥来打我呀!
再ps:汪叽是在草稿本上乱涂的,对不起,含光君!

表白西贝午言大大 (﹡ˆᴗˆ﹡)♡啊啊啊啊啊!大大你真是世间的瑰宝!亲亲抱抱举高高>o<

西贝午言:

新系列《我叫蓝湛我最屌》①②③【3P

全程盯着wuli羡羡的小蛮腰and小翘臀 ,怪不得被含光君天天!(﹡ˆᴗˆ﹡)♡

西贝午言:

好久没有看修仙类的小说了!!!≧ 3≦

19《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九羡 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在等待育子丹这三天中,魏无羡凭借着讨喜的性格和甜甜的(嘴)巧(花)嘴(花),赢得了上至抱山散人,下至仙灵苑的未成年兽的好感度。成功和打通了山上的人脉关系,熟悉了山上的环境,开始拉着蓝忘机漫山遍野的跑。
  这天晚上,魏无羡一脸兴高采烈地拉住蓝忘机的手,贴在他耳边小小声说:“欸,二哥哥,我跟你讲,我发现后山有个惊喜,跟我来!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着酡红的脸,又盯着他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抿了抿唇“好。”(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羡羡手好暖,好想一辈子不放开●v●)
  “二哥哥跟紧我哦!”蓝忘机跟在魏无羡身后,因为是在后山,所以是下坡路,沿着山道上铺着的青石板,听话的亦步亦趋,夜色如水,明月皎皎,鸣虫的声音伴着清凉的夜风拂过。明明很喧嚣的夜,但是在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时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下来,他此时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魏无羡。月光撒下淡淡清辉,将魏无羡笼罩其间,更衬得他相貌清逸俊秀。魏无羡感受到他的灼灼视线,停了下来,眉眼带笑的回头看向蓝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也停下,“无事 ,”转而低头扳过魏无羡的脸,居高临下就着地势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轻柔的吻,“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特别想吻你。”
  魏无羡:(๑ʘ̅ д ʘ̅๑)!!!
  ——“……”
  ——“发生了什么?”
  ——“刚刚,蓝湛是在撩我?”
  ——“天啦噜!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蓝湛撩到!”
  ——“没想到,一个从不说情话说起情话这么撩人。”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脸少有的透着绯红,另一只手手指无意识地抚着唇,看着自己先是有点震惊,然后是迷茫,最后只余下满满的甜蜜和幸福,终于明白当年的魏无羡为何那么热衷于撩自己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心里就像充斥着一股暖流的,感觉心里都被填满了,特别满足。
  “真巧,我也是。”魏无羡靠近蓝忘机准备吻回去,却发现因为地势和身高的差距,连踮着脚都够不到蓝忘机的唇。蓝忘机好笑的看着道侣吃瘪,魏无羡就往下拽了拽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蓝忘机心领神会,弯腰低头,魏无羡就在他淡色的唇上也落下轻轻一吻。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带引下,来到后山山脚,魏无羡故作神秘的变出一条布带覆在他眼上,牵着他的手走,因为看不见的缘故,五感就变得特别敏锐,加之修士五感本就超越常人,远远就听到潺潺的溪水声,以及蟋蟀、蝈蝈的鸣叫声,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心爱之人小心翼翼牵引着自己的温暖双手,和他无论何时都可以安抚人心神的那份乐观开朗,仿佛漫漫黑夜中的一颗星,照亮远行之人。蓝忘机紧了紧扣在一起的手,将魏无羡的手翻过来在唇边落下一吻。
  ——“谢谢你,我的羡羡。”蓝忘机在心里说道。
  “到啦!蓝二哥哥,给你个惊喜!”魏无羡带着欣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的小动作,然后绕到的蓝忘机身后,将他覆在眼前的布带拿了下来,“锵锵!我说的没错吧!”
  蓝忘机没了布带,缓缓睁开了浅色的眼眸,低头就看到在一条溪流旁边,铺满了一地的紫色蒲公英,沾染上了露水的蒲公英聚成一团,十分可爱,眼中也带了分笑意,原来大晚上的带自己出来就是为了把他带来刚发现的蒲公英田,这和发现新鲜玩意儿的小孩子给大人炫耀求夸奖有什么两样?
  魏无羡见蓝忘机看着自己的目光温柔似水,但是其中隐隐包涵着一份……呃,慈爱?没错!就是慈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十指紧扣的手,用另一只手指向虚空中的一处,大了个响亮的响指,“二哥哥,我给你准备的的惊喜在那呢!”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指引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片碧绿色忽闪忽闪向这边移动,以含光君的修为,自是可以看出那是一群萤火虫,可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在魏无羡吹起《忘羡》旋律的口哨声后,萤火虫们井然有序地排排飞,飞成了一个个字迹。
  “蓝,湛 ,我,心,悦,你,”魏无羡一字一句的读出来,似是又觉得不够,就又打了个响指,萤火虫们听话地围成了一颗心,“蓝湛,我这颗心也给你!”
  蓝忘机一把抱过魏无羡,低头埋在魏无羡胸前,听着魏无羡的心跳声,轻声说:“谢谢你,我喜欢这个礼物,很喜欢很喜欢。” 
  魏无羡感受着他有力的拥抱和狂跳的心跳,任由他埋首在胸前,“嗯,我很开心你能喜欢。”
  
  其实魏无羡没有告诉蓝忘机的是带他来蒲公英田的原因: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
  传说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谁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
        传说,在你寻找爱情的时候,只要是找到了那罕见的紫色蒲公英的话就能找到你心中的完美的爱情了。 所以,它的花语为“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紫蒲公英总是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的飞翔着、寻找属于它的新的天地、新的开始,就像他找到了真爱一样,对自己来说是新的起点、新的生活的开始。蒲公英又是自由的,随风自由的飞翔。所以,它的爱情也是自由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随风飘扬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紫色蒲公英”,心中也有了归处,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羡羡找到了属于他的“紫色蒲公英”,真好●v●
希望每一位小天使也都能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紫色蒲公英”!

 19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第十九羡     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在等待育子丹这三天中,魏无羡凭借着讨喜的性格和甜甜的(嘴)巧(花)嘴(花),赢得了上至抱山散人,下至仙灵苑的未成年兽的好感度。成功和打通了山上的人脉关系,熟悉了山上的环境,开始拉着蓝忘机漫山遍野的跑。
  这天晚上,魏无羡一脸兴高采烈地拉住蓝忘机的手,贴在他耳边小小声说:“欸,二哥哥,我跟你讲,我发现后山有个惊喜,跟我来!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着酡红的脸,又盯着他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抿了抿唇“好。”(蓝忘机内心os:羡羡好可爱!羡羡手好暖,好想一辈子不放开●v●)
  “二哥哥跟紧我哦!”蓝忘机跟在魏无羡身后,因为是在后山,所以是下坡路,沿着山道上铺着的青石板,听话的亦步亦趋,夜色如水,明月皎皎,鸣虫的声音伴着清凉的夜风拂过。明明很喧嚣的夜,但是在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时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下来,他此时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魏无羡。月光撒下淡淡清辉,将魏无羡笼罩其间,更衬得他相貌清逸俊秀。魏无羡感受到他的灼灼视线,停了下来,眉眼带笑的回头看向蓝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也停下,“无事 ,”转而低头扳过魏无羡的脸,居高临下就着地势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轻柔的吻,“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特别想吻你。”
  魏无羡:(๑ʘ̅ д ʘ̅๑)!!!
  ——“……”
  ——“发生了什么?”
  ——“刚刚,蓝湛是在撩我?”
  ——“天啦噜!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蓝湛撩到!”
  ——“没想到,一个从不说情话说起情话这么撩人。”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脸少有的透着绯红,另一只手手指无意识地抚着唇,看着自己先是有点震惊,然后是迷茫,最后只余下满满的甜蜜和幸福,终于明白当年的魏无羡为何那么热衷于撩自己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露出不一样的表情,心里就像充斥着一股暖流的,感觉心里都被填满了,特别满足。
  “真巧,我也是。”魏无羡靠近蓝忘机准备吻回去,却发现因为地势和身高的差距,连踮着脚都够不到蓝忘机的唇。蓝忘机好笑的看着道侣吃瘪,魏无羡就往下拽了拽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蓝忘机心领神会,弯腰低头,魏无羡就在他淡色的唇上也落下轻轻一吻。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带引下,来到后山山脚,魏无羡故作神秘的变出一条布带覆在他眼上,牵着他的手走,因为看不见的缘故,五感就变得特别敏锐,加之修士五感本就超越常人,远远就听到潺潺的溪水声,以及蟋蟀、蝈蝈的鸣叫声,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以及心爱之人小心翼翼牵引着自己的温暖双手,和他无论何时都可以安抚人心神的那份乐观开朗,仿佛漫漫黑夜中的一颗星,照亮远行之人。蓝忘机紧了紧扣在一起的手,将魏无羡的手翻过来在唇边落下一吻。
  ——“谢谢你,我的羡羡。”蓝忘机在心里说道。
  “到啦!蓝二哥哥,给你个惊喜!”魏无羡带着欣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的小动作,然后绕到的蓝忘机身后,将他覆在眼前的布带拿了下来,“锵锵!我说的没错吧!”
  蓝忘机没了布带,缓缓睁开了浅色的眼眸,低头就看到在一条溪流旁边,铺满了一地的紫色蒲公英,沾染上了露水的蒲公英聚成一团,十分可爱,眼中也带了分笑意,原来大晚上的带自己出来就是为了把他带来刚发现的蒲公英田,这和发现新鲜玩意儿的小孩子给大人炫耀求夸奖有什么两样?
  魏无羡见蓝忘机看着自己的目光温柔似水,但是其中隐隐包涵着一份……呃,慈爱?没错!就是慈爱!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十指紧扣的手,用另一只手指向虚空中的一处,大了个响亮的响指,“二哥哥,我给你准备的的惊喜在那呢!”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指引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片碧绿色忽闪忽闪向这边移动,以含光君的修为,自是可以看出那是一群萤火虫,可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在魏无羡吹起《忘羡》旋律的口哨声后,萤火虫们井然有序地排排飞,飞成了一个个字迹。
  “蓝,湛 ,我,心,悦,你,”魏无羡一字一句的读出来,似是又觉得不够,就又打了个响指,萤火虫们听话地围成了一颗心,“蓝湛,我这颗心也给你!”
  蓝忘机一把抱过魏无羡,低头埋在魏无羡胸前,听着魏无羡的心跳声,轻声说:“谢谢你,我喜欢这个礼物,很喜欢很喜欢。” 
  魏无羡感受着他有力的拥抱和狂跳的心跳,任由他埋首在胸前,“嗯,我很开心你能喜欢。”
  
  其实魏无羡没有告诉蓝忘机的是带他来蒲公英田的原因: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
  传说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谁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
        传说,在你寻找爱情的时候,只要是找到了那罕见的紫色蒲公英的话就能找到你心中的完美的爱情了。 所以,它的花语为“停不了的爱,永不止息的爱”。紫蒲公英总是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的飞翔着、寻找属于它的新的天地、新的开始,就像他找到了真爱一样,对自己来说是新的起点、新的生活的开始。蒲公英又是自由的,随风自由的飞翔。所以,它的爱情也是自由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随风飘扬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紫色蒲公英”,心中也有了归处,只要是他,随处都是归处。

之前摸的鱼,原图是希卡大大,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忘羡,希望他们一直都好好的!
最后,用亲妈的话总结: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ps:私心给羡羡涂了淡粉色的指甲 (﹡ˆᴗˆ﹡)♡

 18《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八羡 “我会陪在你身边,” “永远。”

         魏无羡飞也似的来到山门的玄石柱,看到蓝忘机还在入定,微微点头朝星月、星光致意,食指竖在唇边,用手势示意自己亲自给蓝忘机护法就好。星月、星光笑着退走,只留下忘羡二人。
  魏无羡见其他人都离开,绕着入定的蓝忘机打转,就想逗(liao)逗(liao)他。于是向着无辜的入定者伸出罪恶的魔爪,然后……戳了戳蓝忘机的脸颊,再轻轻刮了刮蓝忘机的鼻子,没有意料之中的“魏婴,别闹。”就大着胆子倾身在蓝忘机脸颊上亲了一下,但他随即发现蓝忘机的眼睫在轻颤,哟呵!二哥哥出息了啊,出定了还在装,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几时。
  他像八爪章鱼整个趴在蓝忘机背上,在蓝忘机耳后吹气,感受到心爱的道侣气息拂过耳根,带着湿热的气息像海上的妖精一样诱引着人想靠近,可蓝忘机知道,一旦靠近这个小妖精,就永远无法脱身,也不愿脱身。
  看到蓝忘机耳根泛起粉红,魏无羡有些好笑,就微微起身,把手指沿着蓝忘机即便是入定也依旧挺拔的脊背摩挲,“呐,蓝二哥哥,我好喜欢你!”
  想了想,魏无羡绕到蓝忘机身前,半蹲下准备倾身去吻蓝忘机,但是在离蓝忘机的唇还有半寸就堪堪停住,细细观察着蓝忘机。蓝忘机的呼吸的带着点急促,似乎十分期待,魏无羡欺身上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唇堪堪要分开,蓝忘机就一把握住魏无羡的肩膀,左手抓着魏无羡的手腕将他拉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这个吻带了些许克制不住的感情,直吻得魏无羡呼吸不畅,终于,蓝忘机放开了他,魏无羡问:“怎么……?”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响起。
  “我在。”魏无羡握了握蓝忘机抓着自己的手。
  “我刚刚入了抱山散人的‘道’义中,在里面我明白了自己的‘道’,也坚定了自己的‘道’,”他的手掌本就比魏无羡的大上一些,又因长年练琴带着一层薄茧,盖在魏无羡握住自己的手上,仿佛从中汲取了力量,他继续说“世间的道千千万万,而我,修的是‘有情道’,你便是我的‘道’,我永远无法失去你。”
  魏无羡的心思何等敏锐,“所以你刚刚承受道心的考验是关于我的?”
  “嗯。”蓝忘机抱住魏无羡,短短一声回应居然在颤抖。
  “没事的,那是假的,我会陪在你身边的。”魏无羡回应蓝忘机的也是一个拥抱“永远。”
  
  “蓝二哥哥,我有个问题。”魏在蓝忘机情绪平复后想起来。
  “何事?”
  “你是什么时候出定的?”
  “你一来我就出定了。”
  “那你为什么还在我面前装?”
  “…………”
  “说啊!”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好呀,出息了啊我的二哥哥!”
  “…………”含光君才不会告诉你,这是为了能多吃到夷陵老祖(单方面主动)的豆腐呢!
  “我们去看小苹果好了。”蓝忘机难得主动提议。
  这次换魏无羡无语了“…………”话题转变的好生硬。
  
  最后,魏无羡作为一个贤惠的道侣,还是让一位辈分上的师叔带路去找小苹果。
  在道者带领下,忘羡二人一路来到一座小苑外。未见其驴先闻其声,老远就听见小苑里传出的驴叫声。进去一看,魏无羡乐了,怪不得刚才叫那么欢,原来是满苑的鹿啊,羊啊围在小苹果身边,还有一位小萝莉发现小苹果背上背的苹果,就拿来喂它。
  小苹果看到主人和主人老攻回来,也不惊慌,大爷似的享受着小萝莉的投喂,一点身为驴的自尊都没有,还得意的叫唤几声,这是乐不思蜀的节奏!魏无羡定睛一看,那小姑娘分明就是抱山散人!
  “师祖!您这是?”魏无羡无语问道。
  “哦,我看这小苹果蛮可爱的,就投喂下,没有什么影响吧?”真.抱山散人.伪.小萝莉解释道。
  “无碍。”魏无羡用敬佩的眼神看向小萝莉“听说这个小苑是专门为您捡回的动物而建的,好厉害的样子!”
  “是呀,我跟你说,毛绒绒,软绵绵的动物最可爱了>o<”
  “那你一定很喜欢蓝湛养的兔子,毛绒绒、长耳朵,他养了满满一堆,远远望去就像一朵会飘荡的云。”
  “真的?”小萝莉一脸向往。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
  “……还是不了吧,”小萝莉虽然心生向往,可还是十分理智,低头绞手指,“我要是突然出世肯定会引起麻烦的。”
  魏无羡被她的小动作逗乐了,“既然如此,那我以后来看你多给你带些凡间的小玩意儿吧?”
  “一言为定!”小萝莉像是害怕他反悔,伸出小指,“我们来拉勾。”
  魏无羡好笑的也伸出小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17《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七羡 “我心意已决,无需多言!”

         被戳穿真相的抱山小萝莉只好愤愤地咬下一颗山楂泄愤,然而鼓着腮帮子吃糖葫芦的样子就像只贪吃的花栗鼠,魏无羡在星潮的注视下伸手摸摸她的头,“无事,路痴而已,我也是,之前不也在山下迷路了吗?”
  小萝莉蔫哒哒的低垂着脑袋啃着糖葫芦,说道:“其实之前你们在山下绕圈子时,就已经进入了护山法阵,最外围的迷阵会封闭人的神识,暂时用不出法力,让人在山下兜圈子,并会告知门中弟子。”
  魏无羡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再一次在星潮的注视下摸摸小萝莉的头。
  “其实我想问个问题很久了,既然师祖您两百年不曾出山,世间都传言您已经归隐不再过问世事,那么道场内的师叔们是怎么拜入那您门下的呢?”魏无羡选择了转移话题。
  “哦,你说小星月他们?有的是我之前迷路途中捡的,有的是我看是根骨颇佳的孤儿就领回来了,还有就是从人贩子手里抢来的……”小萝莉抱山散人扳着手指头认认真真的回答。
  魏无羡听到她说从人贩子手里抢人当即就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向她,一旁尽量降低存在感的星潮知道他想歪了,就把他拉到一边,悄声解释道:“魏公子误会了,师尊她老人家之前一直向往人间,却是个路痴,一下山就迷路,奈何她还有喜欢往山里捡东西回来的习惯,有时候是小动物,有时候是小师弟,说不准还会捡个小师妹回来,后山有个仙灵苑,就是师尊捡回来的小动物们的居所。甚至有时候一下山因为外表幼小被人贩子拐走,后来被人贩子带回老巢,同被抓来的小孩儿关在一起,才知道自己被拐卖了,大闹人贩老巢,解救了被拐的小孩儿。被解救的小孩儿大都被送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剩下一部分小孩儿基本上要么找不到家人,要么就是孤儿,师尊念他们年幼,又所幸根骨颇佳,将他们收入门中,成为我的师弟师妹们。我照顾师弟师妹们的日常修习,难免照顾不到师尊,只好抓了星阵那小子布下护山大阵。幸亏护山大阵最外围的迷阵困住了路痴师尊,才让她不得不安份两百年。”
  “那条‘下山者不得再回来’的门规是怎么回事儿?”魏无羡问。
  “哦,那条门规是我用来吓唬他们的,否则依他们的性子还不得天天往山下跑,”抱山小萝莉吃完糖葫芦听到魏无羡的问题就自己“登登登”跑过来回答,不过想想也是,若是抱山散人真的无情,就不会在晓星尘求她把自己的眼睛换给宋子琛时欣然应允。
  “最过分的是他们出去玩都不带上我,哼!●^●”(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啊喂!)
  魏无羡突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样童真未泯的师祖,也不知道来向她求愿的决定是否正确。
  和无奈扶额的星潮对视一眼魏无羡半跪在地上,双臂抱拳行了一礼,说出了自己此行的愿望。“启禀师祖,无羡此行是想要向师祖求取一味药。一味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
  抱山散人气势一变又变回那个高挑少女,她语气十分凝重:“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要这么做?”
  魏无羡再拜一礼,对抱山散人坚决道:“我心意已决,师祖无需多言。”
  抱山散人转过身去,对星潮吩咐道:“既然如此,便带他去见星药吧。”随即一拂袖,魏无羡和星潮已在门外,魏无羡惊奇于师祖的神通,随手一拂袖,便可使人瞬移,星潮倒是见怪不怪,对魏无羡说,“按辈分,你须得叫我一声星潮师叔,我唤你一声魏婴,以后便这样称呼好了。”“多谢星潮师叔!”
  引着魏无羡到了药庐外,还未进屋,便闻到阵阵药香。星潮解释说,这是整个门中最有炼药天赋的星药所在之地,星药也是抱山散人的第子,排行第十六 。星药虽炼药天赋颇高,但其人醉心于炼药,性情十分的古怪,对外十分不好相处。
  魏无羡道一句无妨,其实自己被称为夷陵老祖时众人也说自己不好相与,可真实的性格如何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
  走进药庐,星潮指着一位正在扇炉火的少年介绍道:“这位便是你要找的星药师叔。”
  “呃,为何师叔会如此……年轻?”魏无羡看到少年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压低声音问。“难不成也是结丹结的早?”
  星潮也压低声音回答:“你在十六面前千万别说他年轻之类的话,他只是之前试验他自己新练制出来的返老还童丹,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而且他最喜欢以身试药,我们怎么劝他都不听。”
  魏无羡的嘴角抽了抽,这么不靠谱,真的可以练药吗?不过想想也倒符合他炼药成痴的性格。
  他来到星药身旁抱拳行了一礼,“在下魏无羡前来向星药师叔求药。”
  少年起身看向魏无羡,犹疑的问道,“你是……藏色师姐的孩子?”
  魏无羡直起身来,“正是。”
  少年笑说,“若是一般人来向我求药,我定会为难一二,但来的是你,那我必定会如你所愿。只是你既然前来向我求药,必定不是寻常的药,你此行所求何药?”
  “可以令男子生子的药。”魏无羡开口答道 。
  “可以,只是你可想好了?”少年貌似轻描淡写的看了魏无羡一眼,又蹲下专注的扇炉火。
  “我心意已决,师叔无需多言。”
  “那好,三日后来我药庐取药。”挥手示意两人离去。
  魏无羡与星潮两人退出药炉,魏无羡不解问道:“为何他知道我是母亲的孩子后,就大方赐药?”
  星潮回答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毕竟师尊她老人家本身就是个小孩性子,基本上都不管事儿的。所以小十六可以说是你母亲亲手带大的,所以对你母亲格外亲厚。他一听说你是藏色师妹的孩子,就大方的赐药给你啰!若是旁人,莫说是求药,就连十六的面都见不上。”
  “原来如此!”母亲的面子还挺大的,魏无羡心想。
  “那么这三日你就在山中住下,至于……至于你的道侣,大概还在入定。”星潮安排下所有事宜,对魏无羡小心嘱咐。
  “多谢星潮师叔,我先去找蓝湛了!”魏无羡飞快跑向山门,声音随风飘远。
  “唉!有了道侣的人就是不一样。”星潮头一次感受到了心塞这种感觉。如若长在山外大概就知道这种感觉就叫冷冰冰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