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谓忧

此人闭关修炼去了,我是传音石小镜,各位道友,有事请在听到哔——的一声后留言,么么哒 (﹡ˆᴗˆ﹡)♡
→_→爱幻想爱美男沉迷羡羡无法自拔的迷之二点五次元生物

  13《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第十三羡 “这是什么曲?”

        这日,忘羡在一片小树林中缓缓前行。树林茂密,人烟稀少,唯有林间鸟雀啼鸣伴着鸣蝉的“知了知了”,林间小道也因为鲜少有人造访而被寂寂荒草侵入,一派自然风光。
  蓝忘机牵着小苹果走在最前方,催动壁尘为其开路,壁尘一道剑气划过,立刻开出一条平路。魏无羡则依旧以一种清奇的姿势盘膝坐在驴背上,老神在在的哼着不知什么曲调但莫名好听的小曲儿,一边哼还一边摇头晃脑,蓝忘机搞得一边注意前方路况,还要一边时不时分神回头关注魏无羡,生怕他一个摇头晃脑就摔个大驴趴。
  于是,沉默寡言的含光君开口问道:“魏婴,你哼的这是什么曲调?为何我闻所未闻?”
  魏无羡一听他这话,当时就乐了:“原来也有含光君你闻所未闻的曲调呢?”
  蓝忘机老老实实答道:“世界曲调千万,怎可全部听闻,我从未听闻的曲调自然是有的。”
  听到他一板一眼的回答,魏无羡更乐了:“那你想不想知道的这是什么曲?只要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结果只换来蓝忘机一句:“魏婴,别胡闹!”
  “好吧,不叫哥哥我也告诉你,”魏无羡则笑着向蓝忘机招手示意让他靠近,蓝忘机不疑有他,乖乖凑到魏无羡身前,“像二哥哥你这样的名门大家,没听过才属正常,因为——”
  魏无羡说着还故意往蓝忘机身边贴近,往他耳朵吹气,拖长腔调,“因为,我哼的曲调名为《春山恨》,讲述的是一对师徒之间的禁忌之恋,师徒两人用情之深,感情之笃真真是令人唏嘘不已!于是就有此曲应运而生,里面那些调调也被广为传唱,被奉为经典!你觉得如何,嗯~”
  蓝忘机在他往自己耳朵里吹气后,就十分不自在地往后缩缩脖子。魏无羡见他羞得耳根发红,丝毫没有撩人后的负罪感,反而居驴临下,单手勾住蓝忘机脖子,将其勾入身前,双手环抱住蓝忘机,“蓝二哥哥,你怎么还是那么容易害羞啊?”说着在他脸颊上亲了口。
  蓝忘机:“……”
  “我还在想,我们以后会不会也有画本和曲子流传于世,就像冰秋之类的。”
  蓝忘机:“…………”
  “欸,对了——二哥哥你不是给我谱了一曲《忘羡》吗?我们可以——”
  “不可以!”一直沉默不语的蓝忘机开口了,用他低沉迷人的嗓音说道:“它只属于你我。”
  魏无羡好好想了想,《忘羡》是当初自己在屠戮玄武洞中重伤发烧,迷迷糊糊枕在蓝忘机腿上他哼给自己听的,那是蓝忘机唯一一次哼给自己听,自己只听一遍就记住了。时隔十多年被献舍重生后,蓝忘机也正是凭借此曲在大梵山认出自己,可以说《忘羡》对自己和蓝忘机意义重大。这可是两人之间的定情曲啊。
  “好好好,不可以就不可以。”魏无羡想清楚了这些,就讨好似的在蓝忘机唇角亲了亲。
  蓝忘机也不推拒,反而在魏无羡的唇离开时反吻住,魏无羡被吻得稀里糊涂,只能将环在蓝忘机脖子上的手抱得更紧,真希望永远都不会分开!
  
  听着唇齿交缠的水声“啧啧”,小苹果表示——
  “MD!虐驴!”

评论(4)

热度(21)

  1. 笑忘书知谓忧 转载了此文字